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007|回复: 0

米塞斯读书会 6月8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5/2014 19: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土脑斜眼特务 于 6/5/2014 19:27 编辑








米塞斯日报(56):你痛恨国家吗?





翻译:郑其涛

校对:@风灵_



最近,我一直在反复考虑:区分自由主义者的关键问题到底是什么?在过去几年中,某些问题备受关注,如无政府资本主义(anarcho-capitalism)VS有限政府、废除主义(abolitionism)VS渐进主义(gradualism)、自然权利(natural rights)VS功利主义,以及战争VS和平。但我断言,与这些问题同等重要的是,就什么是区分自由主义者的关键分界线之议题而言,这些问题本身都没有真正切中要害。



让我们以过去几年间无政府资本主义的两本代表作为例:我本人的 《为了新的自由》 ( 《For a New Liberty》 )和大卫•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的 《自由的机制》 ( 《Machinery of Freedom》 )。从表面上看,它们之间的主要区别是:我的书代表了自然权利以及一部理性的自由主义法典,相比之下,弗里德曼的著作是无涉道德的功利主义,提倡非自由主义的私人警察机构之间的互助和交易。但二者之间的差异远甚于此。《为了新的自由》(我的其它大部分作品也是同样)贯穿始终的是一种对国家及其所有工作的深沉而普遍的仇恨,基于这样的信念:国家是人类之敌。相反,显然大卫一点也不恨国家;他不过已有了这种信念:无政府主义以及私人警力的竞争比起任何其它选择而言,是一种更好的社会和经济体制。或者,更确切地说,无政府主义会比自由放任(laissez-faire)更好,而自由放任又比现行的体制更好。在所有的政治选择方案的范围中,大卫•弗里德曼认为无政府资本主义最为优越。无政府资本主义优于现行的政治体制,尽管现在的体制也相当不错。简而言之,不论何种意义上,都毫无迹象表明大卫•弗里德曼痛恨现在的美国或者国家本身,象对待一伙掠夺成性的抢劫者、奴役者、杀人者那样对国家深恶痛绝。不,他只有冷静的信念:无政府主义会是所有可能的社会制度中最好的,而我们目前体制与之相比大为逊色。弗里德曼根本不认为,国家(任何国家)是掠夺成性的犯罪团伙。



其他人的著作,比如政治哲学家埃里克•麦克(Eric Mack)的作品,也令人留下同样的印象。麦克是一位无政府资本主义者,他信仰个体权利;但在他的著作里没有任何对国家的强烈仇恨,或者,更不必说,会有任何认为国家是掠夺成性的野蛮敌人的理念了。



也许,能最好地定义我们(穆雷•罗斯巴德与大卫•弗里德曼)之间区别的词就是:“激进”(radical.)。激进总体上表现为从头到尾反对现有的政治体制和国家本身。激进表现在有完整的知识理论反对国家制度,并有胆量仇恨国家普遍且有组织的不义和犯罪的体制。激进表现在一种对自由精神和反国家主义精神的坚定信仰,这种信仰是理性与情感、心与灵的统一。



进一步,与似乎是现在的实情不同,你不必是一名无政府主义者以具备我们所谓的激进性,正如你也可以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却没有激进的火花。我几乎想不出,现在的有限政府主义者中有哪怕一个人是激进的——真是个令人震惊的现象,同时,我们会想到那些真正激进的古典自由主义先辈们,他们有完美的激情,痛恨国家主义和他们那个时代的国家体制:平权主义者(the Levellers)、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汤姆•潘恩(Tom Paine)、约瑟夫•普利斯特里(Joseph Priestley)、杰克逊主义者(the Jacksonians)、理查得•科布登(Richard Cobden),还有很多很多,这是真正的历史伟人的一次点名。汤姆•潘恩(Tom Paine)对国家和国家主义那种激进的仇恨,无论过去或现在,对产生自由的重要性,远比他从未跨越自由放任主义与无政府主义之间的界限的事实更为重要。



较近的时代,例如早期影响我的艾伯特•杰•诺克(Albert Jay Nock)、H.L.门肯(H.L. Mencken)以及弗兰克•乔多洛夫(Frank Chodorov),他们极为出色且非常激进。对“我们的敌人——国家”( 诺克的书名)以及其所有工作的仇恨,就像北极星一般照耀着他们所有的著作。那么,就算他们从未一路下去达到明确的无政府主义又如何?一个艾伯特•杰•诺克(Albert Jay Nock)远比一百个安于现状的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好得多。



今天的潘恩们、科布登们和诺克们又在哪?为什么我们几乎所有持自由放任态度的有限政府主义者都是低劣的保守派与爱国者?如果“激进”的反面是“保守”,那我们激进的自由放任主义者又在哪?如果我们的有限政府主义者真正激进,那我们之间本质上没有分歧。现在区分这场运动的,真正的区别,不是无政府主义者VS小政府主义者,而是激进VS保守。神啊,赐予我们激进者吧!管他是不是无政府主义者。



更深入地分析,激进的反国家主义者极其宝贵,哪怕在任何广泛的意义上,他们几乎不被认为是自由主义者。因此,很多人敬佩专栏作家麦克•罗伊克(Mike Royko)和尼克•霍夫曼(Nick von Hoffman)的工作,因为他们认为这两人是自由意志主义的同情者和同路人。他们的确如此,但这并没有理解其真正的重要性。贯穿麦克•罗伊克和尼克•霍夫曼的作品中,尽管它们无疑是不一致的,但其中却弥漫着一种对国家、对一切政客、官僚及其委托人的普遍性仇恨。这种普遍性仇恨在真正的激进主义中,远比那些冷静地与每一个演绎推理和辅助定理的文字打交道,将之运用到竞争性法庭的“模型”中的人,更真正地接近自由的基本精神。



在我们新的意义中谈论激进VS保守的原则,让我们来分析现在著名的“废除主义”与“渐进主义”之争。最近的导火索来自 《理性》 (Reason)(一本每一根纤维都散发出“保守主义”气息的杂志)的八月刊。本期中,编辑鲍勃•普尔(Bob Poole)问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他站在这场辩论的哪一边。弗里德曼则借此机会谴责“知识分子的怯懦”,谴责他们未能找到“从此到彼”的可行方法。普尔和弗里德曼已成功地混淆了废除与渐进之间真正的问题。如果能遇上机会,没有哪个废除主义者不会抓住一个可行的方式或一点渐进的增益。区别在于,废除主义者始终高举其终极目标的旗帜,从不隐藏他的基本原则,并希望尽人之所能最快地达到目标。因此,如果别无他法的话,尽管废除主义者也会接受朝着正确方向前进的渐进一步,但他总是勉强为之,只是将其作为达到目标的第一步,他对此一直了然于心。如果存在一个按钮,按下去就可立即废除国家,废除主义者拼尽全力也要按下这按钮。但是,废除主义者也知道,唉,不存在这样的按钮,而如果必要的话,他会一点点地吃面包——尽管如果可行,总是宁可要整个面包。



需要注意,米尔顿的(Milton)的许多最著名的“渐进式”项目,如教育券计划(voucher plan)、负所得税(negative income tax)、预提所得税(withholding tax)、法定货币——都是渐进(甚至不那么渐进)地走在远离自由的错误方向上,并且因此,许多自由主义者为反对这些计划而战斗。



废除主义者要按下按钮一举废除国家的态度,源自废除主义者对国家及其犯罪和压迫的巨大引擎之深刻而持久的仇恨。有这样的整体性世界观,激进的自由主义者在面对一个神奇的按钮或任何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时,永远做梦也想不到,还要进行某些无趣的成本-收益计算比较。他知道,必须尽可能快尽可能彻底地削弱国家。仅此而已。



这就是为什么激进的自由主义者不仅是一个废除主义者,而且拒绝考虑像四年计划那样有些冠冕堂皇且谨小慎微的程序来削弱国家体制。激进主义者——不管他是无政府主义者还是自由放任主义者——都不会考虑这类方式,例如:“好的,第一年,我们要削减百分之二的个人所得税,废除州际商务委员会 (ICC: Interstate Commerce Commission) ,并削减最低工资;第二年,我们将取消最低工资,再削减百分之二所得税,减少百分之三福利金,等等。”激进主义者根本不可能考虑这样的条款,因为激进主义者视国家为我们不共戴天的敌人。只要我们有能力,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立即除掉国家。对激进的自由主义者来说,我们必须抓住任何一个机会去废除国家,不管国家是不是要减少或取消某种税收、减少或取消预算拨款或监管权。直到国家被废除,或者——对小政府主义者而言,国家被缩减成微不足道的自由放任的角色,才能满足激进的自由主义者这方面的欲望,



很多人都疑惑不解:现在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和小政府主义者(minarchists)之间,为什么会有重大的政治争端?在这个国家主义的世界上,二者之间有那么多共同点,为什么两派不能在完全和谐的氛围中共同努力,直到我们达到了一个科布登主义世界(Cobdenite world——科布登主义是以英国政治家和经济学家理查德•科布登的名字命名的经济理论,主要论述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译者注)之后,再晒出各自的异见?现在,为什么还就法院等等问题争吵不休?对这个精彩的质问,答案是:如果小政府主义者是激进主义者,如同古典自由主义从产生直到20世纪40年代那样,那我们就能够并将会在这条道路上携手并进。还给我们反国家主义的激进者吧!那么,和谐的氛围将会在这场运动中真正占据主导。

附:

《米塞斯日报第一辑:什么是经济学》

《米塞斯日报第二辑:通往极权之路》

《米塞斯日报第三辑:市场选择的法律》


*********************************

“米塞斯计划”捐助账号:

比特币:16hcdxXC8L83r35rG9UskQ4Lojcoaiu3ta

支付宝:maplered@msn.com

所得捐款将用于给参与翻译的学生购买经济学书籍和进行奖励,以促进学习和传播奥地利学派和自由主义的经济学思想,谢谢各位的大力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0/2017 13:07 , Processed in 0.07490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