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40|回复: 0

“不建立有序和有效的争论制度, 就沒有政治智慧”/王小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13/2014 21: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向东是网络上著名的左派,我对他的观点有的支持,有的不支持。顺便说一下,我是中派,偏左的中派。左派、右派由于他们比较激烈、情绪化的主张,比较容易刺激民众的感觉,赢得众多的眼球。中派的主张往往是理智、务实、平和的,不被人所关注,但是最终会得到更多民众的支持。

我看了向东最近的文章:《毛泽东之后,不建立有序和有效的争论制度,中国就沒有政治智慧》,对文章的结束语很表赞同。结束语说:“总结两条:第一:一个不充许有光明正大反对派存在的国家,只能迫民造反,激发社会动荡和革命。第二:一个不容争论的社会,思想界必然死水一潭,既腐又臭,那些识字分子扮演着复读机的角色,反来复去重复着古人或洋人说过的话,去吓唬别人,混个一官半职骗吃骗喝。要使思想成为具有生命力的活水源头,去正确指导我们的社会实践,一定要充许不同意见的争论和交锋,让广大人民作裁判。这就是民主的真意,也正是孔子所谓的中庸之道。不知广大网友以为然否?”很显然,向东主张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在左派中,有人反对民主、自由,主张坚持专制制度,更多的人,对民主自由不反对,也不支持,而向东则明确表示对民主、自由的支持,在这个派别中,是难能可贵的。

我知道,在现制度之下,左派也是受压的。十二年前,中共左派的三个著名刊物被迫停刊,两年前,毛左的著名网站----乌有之乡,也曾被查封。红二代的著名组织----延安儿女联谊会的会长,前中共中央领导人胡乔木的女儿胡木英在延安儿女联谊会上发言:“今天,我们党几乎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社会主义几乎到了被抛弃的关头,在人们失去了理想,只为钱拼命的时候,在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贪污腐败泛滥等等社会毒瘤现象到处可见的时候,我们能对这些无动于衷吗?能看着父辈流血牺牲打下的江山就这样和平演变的丢掉吗?不能!” 据说,事后曾被有关部门找去谈话,并给予警告。像向东等人的观点,也是当局所不容的。所以,一部分左派出来支持民主、自由,要求充许有光明正大反对派存在,要求建立有序和有效的争论制度,也是正常的,合理的。希望更多的左派能够觉醒。

向东在文章中说:“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一样沒有有序和有效的争论制度,但那时候的中国,由经过长期艰苦斗争历练出来的以毛泽东为首的政治精英(那是真正的精英,不是靠耍嘴皮子耍出来的伪精英)领导,即使一穷二白,也能够白手兴家,走独立自主,自力更新的道路,确立与当时的另外两个超级大国美、苏的三足鼎立世界格局。”又说:以后的中国领导人“意乱神迷,丧失了自已的价值体系,迷失了自己前进的方向。堂堂一个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一会儿说要学新加坡,一会儿说要学瑞典,一会儿又说自已像普京。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事,只有在中国才能看到。”“伟人之后,只能够是制度的较量。后来发生的事,虽然不幸但也属必然,沒有制度支撑的两足先后倒下。”

不论向东所说是否准确、适当,但有一点是对的,就是国家的发展不能再寄托于出现伟人。没有民主制度,真正的、优秀的政治领导人是无法涌现出来的,也是无法被民众认可的。有人说,现在的制度是官选官,结果,一代不如一代。民主制度也会选错人,但它有改正机制,即罢免制和定期重选制。通过公开、公正的方式,通过竞争的方式选择政治领导人,略有污点的人都不会选上。选上的人也不敢买官卖官,大肆腐败。竞选的过程,也是民众批评的过程,政治家表达政治主张的过程。在现体制下,不准提出政治异议,政治反对派甚至会被抓起来,只有一种声音,选民没有真正的选择,怎么可能涌现出真正的、优秀的政治领导人呢?

向东在文章中说:“先放下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样宏大的题目,去检讨日常国家决策的具体操作,每当我在电视上看着美国、加拿大的国会认真而激烈的辩论,就能感受到他们政治力量的深厚和延续。他们的政治权威建立在国家宪法上。不同党派在国家宪法框架内就具体问题就事论事争论得脸红耳赤,碰撞出许多智慧的火花,经过争论的程序后,进入表决程序,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去做出决定。西方日常的政治运作,就是靠制度的力量运转,平稳地不断前行。而中国和苏联,由于沒有宪政制度作基础,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先后出现人亡政息和一言国崩的局面,世界从三足鼎立变成一强独大。”

对于市场经济,过去认为是资本主义的。邓小平说,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结果我们接受了市场经济,实行之后,效果很好,社会主义并没有垮台。我们对所谓的“西方民主”,也应该接受。实际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陈独秀、毛泽东、周恩来青年时期都是民主主义者。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从来没有否定过民主、自由的思想,中共在1938年至1946年曾积极地宣传、主张西方民主,我们今天为什么不能接受西方民主呢?向东以上所说的西方民主制度,它总比现在中国一党垄断国家政治,最高领导人一人说了算的政治制度好吧。向东提出的“中国和苏联,由于沒有宪政制度作基础,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先后出现人亡政息和一言国崩的局面,世界从三足鼎立变成一强独大。”的警告,应能惊醒我们。

向东最后“总结两条:第一:一个不充许有光明正大反对派存在的国家,只能迫民造反,激发社会动荡和革命。第二:一个不容争论的社会,思想界必然死水一潭,既腐又臭,那些识字分子扮演着复读机的角色,反来复去重复着古人或洋人说过的话,去吓唬别人,混个一官半职骗吃骗喝。要使思想成为具有生命力的活水源头,去正确指导我们的社会实践,一定要充许不同意见的争论和交锋,让广大人民作裁判。这就是民主的真意”。

允许反对党、反对派存在,就是多党制,充许不同意见的争论和交锋,就是国家政治自由的实现,让广大人民作裁判就是全民大选。这是中国政治体制大变革的实质内容,对中国是最重要,最急迫的事情。

今年以来,随着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的强势出现,一些害怕民主,或对民主丧失信心的人,再度把希望寄托在政治强人身上。比较突出的是,左派萧功秦重新鼓吹新权威主义(文章:《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右派盛洪也大讲贤人政治(演说:《若无贤人,民主也难》)。这是要人们放弃斗争,做实现民主的白日梦。民主只有经过坚决的、持续不断的政治斗争才能得到,不能寄希望于贤明君主的恩赐。向东的政治主张远比萧功秦、盛洪们先进、务实。还有人鼓吹,先建立公民社会,再建立民主政体;先实现法治,再实行民主。这些主张都存在片面性,空想性。建立公民社会的努力是可以推动民主政体的实现,专制政权会对公民运动进行打压,在专制政体下是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的。公民社会只有在实现了民主政体之后十年、二十年,才能真正建立起来。民主与法治是相伴相行的,你长一尺,我长一尺,但是,完备法治的建立,最后还是等建立民主政治制度之后才能实现,不可能先实现法治,再实行民主。

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出来支持民主。不论是左中右派,不论体制内、体制外,不论中共人士、非中共人士,不论红二代、右二代,我们都欢迎他们支持民主。过去中共讲:爱国不分前后,我们现在讲:民主不分前后。所有排斥别人支持民主的人,都是民主的反对者。支持民主的人多了,反对的人少了,中国的民主政体自然就会建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4/2019 14:11 , Processed in 0.13886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