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016|回复: 0

江树峰 :忆先兄上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13/2014 21:2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989年8月29日,是先兄上青牺牲50周年。五十寒暑,每每忆起上青,就好像看见他站在我的面前,或诵读诗文,或评点时事……

  我家原在江都河南,民国初年搬入扬州,初住在琼观街田家巷附近。我父亲共有子女7人。大哥江世俊,号冠千,是朱自清的同学,也写得一手好文章,但后来协助父亲料理家庭事务等,没有继续深造。二哥、三哥童年因病夭折。四姐江世英也在解放前早逝。五哥江世雄读书不多,但人老实,“文革”初在上海被红卫兵推倒跌地中风而死。六哥就是江上青。

  先兄上青原名江世侯,他比我大3岁。我们兄弟幼年曾一起在扬州琼花观小学读书。他自幼颖悟。我记得我们常在一起玩插香烟盒卡片的游戏。那时候,香烟盒内卡片常印有古代名人的名字和画像,我们把这些香烟盒里的卡片积累起来,在一起比谁能按卡片上的名人所处的年代顺序迅速把它排列起来。玩这个游戏,需要一定的历史知识,每次总是上青排列得最快。上青后来转入第一高等学校,接着升入扬州代用商业学校。1927年间,由于北伐战争,当地局势很乱,我便和上青到南通的大哥处。上青考入南通中学高中部。

  上青考入南通中学后,认识了顾民元同志。顾民元的父亲顾怡生先生是民主进步人士,他的姨兄刘瑞龙同志这时已参加革命。在他们的影响下,顾民元也具有很进步的思想。而上青由于受父亲的民主开明的思想倾向熏陶,自小就具有很强烈的正义感。他俩在南通认识后引为知己,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同时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这是上青走上革命道路的开端。

  1928年,上青转学回扬州,在扬州中学读高二,继续从事地下学运工作。不久,上青在东关江家桥的家中被捕了。由于父亲在扬州商人中的人缘很好,东关的许多商人联名保释他。但是,反动当局不准保释,把他押到了苏州,关在司前街监狱。开庭审理时,父亲请了胡显伯律师为上青辩护。胡显伯先生是父亲的诗友,他出庭辩护后,法院以上青年幼无知关押半年予以释放。当时上青才17岁。

  1929年上半年,上青出狱后,向往民主自由、追求革命的意志更加坚强了。但他在扬州无法待下去,父亲为了给他一条出路,便凑了一笔钱,让他到上海艺大读文学系。因为田汉等人这时正在上海艺大教书,父亲对上青寄予了厚望。临行前,父亲把他“江世侯”的名字改为“江上青”,就是希望他在文学艺术方面有所造诣。上青到了上海艺大后,参加了地下党,继续从事学运工作,组织地下红色学生会,与法帝国主义及国民党反动派开展斗争,还经常和郁达夫、殷夫等人来往。这一年冬天,他们的活动终于引起了敌人的注意,在北四川路粤商大酒楼又一次被捕。敌人由于掌握证据不足,以莫须有罪名判处上青苦役1年,关在提篮桥监狱西牢。当时与上青同一个党支部的杨纤如经常为上青兄送东西。上青被捕后,他假上青之名写信回来,一直瞒着我们家。前不久,杨纤如还赋诗悼念他:“回首当年路满荆,高歌慷慨不低吟。外扬内秀连昆玉,觌面移情怀上青。”

  1930年冬上青出狱。他出狱后身体不好,便到南通父亲那儿去养病。后来身体稍好些,又受党组织的派遣,在1931年秋到暨南大学社会学系读书,继续开展学运工作。由于这时革命处于低潮,上青1932年重新回到扬州。他回家后积极与一批热血青年陈君冶等人办起了《新世纪周刊》,借以推动扬州的学运工作。上青嫉恶如仇,不断在《新世纪周刊》上发表文章,评点时事,终于又引起本地恶势力的仇视。1933年父亲病逝,上青居丧在家,他为了避开恶势力的锋芒,就到仪征十二圩中学教书。仪征十二圩镇过去是盐运中心,比较繁华,因此在十二圩中学求学的青年也较多。上青就继续在学生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后来组织“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十二圩中学的很多学生,如赵敏、李公然等主动参加救亡宣传团,与上青的宣传组织工作是分不开的。1934年,上青又到东海民众教育馆做辅导工作,1935年才回扬州,应邀到平民中学任国文教员。

  这时正是抗日战争前夕,上青为组织宣传抗日与弘扬新文化,与在淮阴师范教书的于在春、顾民元联系,发起创办了《写作与阅读》杂志。我也参加了编辑工作。《写作与阅读》办起来后,就以扬州平中作通讯地址,第一卷在镇江印刷,由上海杂志公司发行。后来上青在陈洪进的介绍下,与新知书店的姜君辰同志联系,第二卷起改由上海新知书店出版。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上青和顾民元等借谈文艺谈教学,在《写作与阅读》上发表了大量文章,进行宣传鼓动。《写作与阅读》一共出版了10期就停刊了。这时,在日本留学的陈素回到扬州,积极宣传抗日,上青又立即和他一起办起了《抗敌》周刊。为了扩大《抗敌》周刊的影响,通过宣缔之同志请冯玉祥将军为杂志写了刊名。这期间,上青以自己的言行文章培养了很多青年,孙峰就是其中的一位,孙峰是孙蔚民同志的长女。这年秋天,上青和莫朴、陈素等人又组织成立了“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从办杂志到创立宣传团都得到王石城、黄福祥两位老兄的帮助。宣传团成立后,我们从江都出发,先后到了六安、颍上等地广泛开展抗日宣传组织民众工作。当时上青才26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他很会讲演,每次街头讲演都吸引了大批听众。我们宣传团后来到了浠水,一部分加入广西军参加武装抗日,上青带赵敏等另一部分同志到了立煌。这时他找到了武汉八路军办事处,汇报了近几年的工作情况。后来安徽省抗日动员委员会的张劲夫同志为他接转了组织关系。我在浠水和上青分手后,他经常给我写信,并曾有诗寄我。下面的这一首诗,就是他在牺牲前寄给我的,可以说是他的诀别诗。

  过隙光阴逝白驹,
  十年患难早相扶。
  雄心拼付三期战,
  别绪全凭一雁书。
  春水绿杨思故里,
  秋山红叶走征途。
  天涯兄弟成劳燕,
  互问风尘老病无。

  1938年冬,他受中共安徽省工委派遣,到国民党安徽第六行政区专员、保安司令盛子瑾部做地下工作,公开职务为专员秘书和政治部主任,同时担任秘密的中共特别支部书记,致力于开辟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创办了《皖东北日报》和军政干部学校,打开了皖东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局面。不料浠水一别竟成永别,他于1939年8月29日遭到反动地主武装袭击,长眠于洪泽湖畔,转眼已是50年!

  回忆先兄上青的革命历程,他是一个不屈不挠的追求真理、勇于献身的优秀共产党员,他两次坐牢,一次受恶势力迫害,但都没有对革命丧失信心,而是以执著的革命韧性精神,义无反顾地一次又一次投入到革命大潮中,直到最后牺牲了自己的宝贵生命。他在短暂的28年生涯中写下了一首高昂的生命之歌。六嫂王者兰曾对我们家的后一辈说:“你们的六公公是为党的事业牺牲的,你们都要像他那样努力工作,争取入党,跟着党走。”如今,上青为之奋斗的理想早已变成了现实。在他牺牲50周年之际,爰步50年前上青兄赠诗韵以和,作为这篇回忆上青兄短文的结束:

  五十年前过隙驹,
  踽踽行步忆搀扶。
  馨香一瓣灵应笑,
  园木森然人展书。
  春水连天增秀景,
  高楼远眺念征途。
  洪湖鱼美双沟酒,
  舟楫江淮洋应无。

  (1989年4月于北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0/2017 06:49 , Processed in 0.06133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