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17|回复: 1

[极权主义] 民主可以是政治精英的政治游戏 曹建明吴祚来教授露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13/2014 22: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普通大众在要求民主时,将民主等同于选票,一切通过选票来决定,体现多数人的意志,当然这样对民主的理解失之简单,最典型的案例是古希腊之时,选票民主不仅使苏格拉底这样的大哲学家被判死刑,也使许多城邦杰出人物被驱逐流放(陶片流亡法),只要人们普通觉得某人影响力大得可能危害城邦,通过选票就可以无条件地把此人驱逐出境。
   
    柏拉图因此反对希腊的大民主或泛民主,因为希腊民主极致的「平等」到了什么程度呢?就是许多公务人员的资格是通过抽签得到,而当选为执政官的领袖,也可能为了迎合民意,更重视讲演与表现,多虚饰与夸辞,而不致力于城邦长远的利益追求,所以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城邦领袖应该是哲学家,有思想有品格的人,才可以担当重任。为什么要哲学家担当城邦领袖呢?这就像选船长,不能由多数人来决定船长的人选,而是要选有技术的人,道理就这么简单。
   
    但问题是,谁是真正的哲学家呢?是由机构来认定,还是由哲学家们来选定?还有,既然柏拉图反对的是大民主或泛民主、抽签民主,而其倡导的是精英民主。民主政治发展到今天,逐渐摆脱了普众的泛民主状态,而进入到精英民主政制。公民选举自己的议员或州长、总统,不仅要听其演说,更要看其政治思想、价值理念与治理思路、从政经历,政敌之间的辩论、政论家们的评点、公众通过网络的自由发言,都在影响着选举结果。文明国家的民主,理性与感性已得到高度统一。
   
    我们看过一幅著名的油画:《自由引导人民》,自由女神高举旗帜,引导人民为自由而战。但真正引导人民的,永远只会是一部分人,制定民主宪政规则的,也只会是一部分人,这一部分人是否代表民意,是否站在绝大多数人的权益立场上立宪,这是最为重要的,有学者翻出当年美国第一次总统选举「民主选票」数据发现,立国之初的美国选举,完全是少数人的民主:全部390万人中,只有不到20%的人有选举权。没有选举权的人包括女人(50%),2/5的黑人(10%),不纳税的穷人和反对过革命的人(20%)。女性的选举权与黑人的选举权,到了二十世纪才得以逐步落实(经过社会权利运动争取得到)。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有学者为了批评美国民主,就强调美国民主直到上世纪上叶之后,才有相对普遍的民主,那么,中国人的民主,是不是也要像美国那样,经历一百年之后,再落实城乡民主的一致、党内外的一致,以及女性与男性的平权?科学与民主都一样,一旦人类的意识达到了一个水平一种境界,它完全可以一步到位,中国人造汽车或核武器,还需要像美国那样历经百年历程?
   
    反民主宪政的政治与学术精英的问题出在哪是?
   
    首先他们命定中共为先进(精英的代名词),因为自己先进,因为自己打得天下,因为自己发展了经济,所以不仅有统治的合法性,还有为万民做主的合法性,为民做主用「领导」一词代替,国家名义上主权在民,但实际的主权在党。党领导人民,即党垄断中国的统治权或政治权。统治权在皇权时代已成为剥削压迫的代名词,于是中共代之以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中共通过一场与国民党的战争,获得了对中国人民永久的服务权。既然中共为人民服务,那么,中共就可以坐收天下税收,以供给党国官员的福利与待遇(而数字却是国家秘密,官员也不公开财产)。
   
    皇权时代为了家族权利,希望统治一个国家千秋万代,皇权时代结束后,西方政治文明国家通过党派博弈,来使不同利益集团获得分权分利,但中国完全不同,家天下之后,出现党天下,皇帝万岁结束之后,开始出现党万岁。既然党会万岁,那么,政治就成为一党永久统治,一党统治才可以保证党这个庞大无比的「红色家族」,实现对国家利益的独占。学术精英为什么要替党说话,因为这些精英在体制内部,通过向当政党学术献媚,以谋取个人福利。
   
    为民做主,做成了专制或专政。工农联盟的无产阶级专政,党是其先锋队,所以就变成了党的专政。一党专制与宪政民主的对峙,因此形成。有学者说,民主对应的是君主,我想,理论上可以那么认为,但现实中国,民主对应的就是专制或专政。
   
    上面说到美国民主立宪与立国之初,是少数人的民主,而美国的普世民主,建国之后一二百年后才逐步成熟。我们看到了民主的成长与成熟,也看到了有信仰基础的民主,有社会良序的民主,在后来的政治博弈中,总能朝着有利于多数人权益的方向进步,民主在进步中扩容。这与国民党政府当年提出的从军政到训政再到宪政三步走,在理论上是一致的。现在中共要放弃的无限党、万岁党这样永恒的身份,中共的专政,如何通过依宪治国,而转型到民主宪政轨道上来。这个转型中共自己的设计是,从村级民主到乡级镇级,再到县级往上,当然这也是一种路径,可以实验,但世界范围内的民主经验,自上而下的民主,精英主导的民主,成本最低,效率最高,也最能决定国家民主进程。美国如此,欧洲如此,甚至已有变异的俄国如此,比中国经济相对落后的印度也是如此。
   
    中国的问题在哪里?有一党之内有派系内斗、权争,却无公开的党派角力、竞选。中国的政治精英不会政治游戏?政治游戏不会玩或不懂政治游戏规则的族群,必然会陷入无限的明争暗斗,也无法转型到政治文明的宪政制度之中。
   
    但习近平不是没有机会,而是要抓住最后的机会,一是做实全国人大,二是司法独立,做实全国人大,使全国人大与党国政府有博弈的可能,在全国人大设立宪法审查委员会,设立廉政委员会,让中国的精英层开始最基本的政治博弈游戏,高层精英的民主游戏对政治进步意义,远胜于千村万乡的虚假民主选举。
   
    总之,民主可以是政治精英们的游戏,就看你能不能为自己与国家玩出一个政治文明的未来。
   
    来源:东网
发表于 9/14/2014 00: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1/2019 08:47 , Processed in 0.15913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