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75|回复: 2

张千帆:为什么反宪政没有未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2015 00: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9/2015 00:55 编辑

为什么反宪政没有未来?

张千帆(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自从2013年5月起,国内反宪政的杂音即不绝于耳。以人民大学教授杨晓青的“宪政姓资论”为开篇的第一波浪潮在一片嬉笑怒骂中狼狈收场,我原以为反宪政已经日暮途穷,却低估了御用文人的寡廉鲜耻。在《红旗文稿》、《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官媒的策划站台下,反宪政行为依然断断续续、苟延残喘。直到本月中旬,《环球时报》还抛出“‘宪政’背后包含着政治盘算”、“宪政主义是一套意识形态”、“西方宪政派和民主派一直打架”等四篇不知所云的反宪政评论。这些胡言乱语收获的骂声似乎有所减弱,但那只是因为经过几番折腾之后,社会对这套陈词滥调已经完全失去兴趣,任由他们自娱自乐而已。

反宪政立场之所以不可理喻,是因为它在本质上是反人类的——因为它违背所有人的基本利益,不论你是谁。反宪政者可能以为自己是既得利益的一部分,发表反宪政言论能让自己分得体制内的一杯羹,但是没有宪政,他们自己也是体制的牺牲品。

君不见,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一度贵极人臣、呼风唤雨,到头来仍不免沦为权力斗争的祭品,而他们所享受的人身权利保障甚至还不及一个普通犯罪嫌疑人。这就和曾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当年大搞领袖崇拜,等到自己自食苦果、沦为最高领袖的阶下囚之后再拿起宪法,早已无济于事一样。当前各级官员平日尸位素餐,一旦遭到纪检调查即享受“双规”待遇,人权不受任何保障,各种跳楼、上吊或“被自杀”现象屡见不鲜。没有宪法所保护的基本人身自由,即便官场既得利益者也只能生活在没有任何安全感和尊严感的状态。

如果你不是严格意义的既得利益者,宪政对你就更重要了。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企业家,那么你一定知道在中国办实业的艰辛。由于宪法平等未得到落实,民营企业获得贷款要比国企难得多。如果你搞民间集资,又很容易被扣上“集资诈骗”的罪名;几年前,浙江女商人吴英就差点因此被判死罪。除此之外,《刑法》还有“非法经营”等若干“口袋罪”,随时可能套在你头上。一旦地方财政紧缺,需要没收若干企业资产做做补贴,那么你就有可能成为杀鸡取卵的对象。薄熙来治下的重庆就是如此。如果连人身权都得不到保障,财产权就更不用说了;一旦人身自由受到威胁,你甚至巴不得“花钱消灾”。面对网络流言,小品演员赵本山吓得赶忙表态:“要是国家需要我的财产,都可以拿”,可见没有宪法保障,有产者脆弱到了何种程度。

    如果你是普通工人、农民或农民工,那么宪法对你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中国的“低人权优势”就是建立在你身上——你的工资待遇低,你的房产得不到保护,你的土地随时可能被廉价征收。所有这一切都用来吸引国内外投资,拉动产业发展和出口贸易,维持GDP高速增长。然而,低人权也许对于“国家”发展来说是某种“优势”,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劣势。其实,中国这么大,为什么要剥夺自己的劳动力和财产,耗费自己的资源、污染自己的环境,生产出各种高大上的产品供别人享用呢?究竟是谁需要这种竭泽而渔的“发展”?

哪怕宪法只实施了一条,如果宪法规定的结社自由能落到实处,你能选举为自己谋利的工会或农会,那么你的处境就会有很大改善。当然,如果你能把选举权真正行使起来,中国本来就没有必要按照这种模式“发展”。如果你选举的村委会能代表村民利益,那么村长就不会偷偷背着你们卖地了。如果你选举的人大代表确实能代表多数选民的利益,那么各级人大就会一改几十年如一日的“橡皮图章”面貌,为立法和监督等本职工作尽责尽力,而各级官员自然也就不会那么为所欲为、嚣张跋扈……只有宪政才能让你克服自己的低人权劣势。

如果你是警察、城管、军人或普通公务员,你根本就不算“既得利益者”——虽然你吃的是体制的饭,虽然社会常常把你和政府视为一体,但你的工作压力往往很大,而待遇其实不高,寻租机会有限,上升空间很小,而且官场黑暗,每一步高升都要付出巨大的经济和道德成本,从而将更大的把柄交到别人手里。如果你不愿意同流合污,那么很容易成为上级或同僚嫉恨与报复的对象,而上级对你的奖惩是不受司法监督的“内部行为”。在法治国家,公务员诉领导占了行政诉讼的很大比例,公务员的合法权利受到国家尊重与保护。只有宪政才能让你做一个有尊严的国家工作人员,坚持原则、遵纪守法等美德才会成为你的安全保障而非晋升障碍。你也会得到更多的社会尊重,因为只有宪政才能化解官民矛盾;只有宪政才能让你真正“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少数既得利益者服务。

即便你是一个无业游民,你也不可能游离于宪政之外而生活。你首先要想想自己为什么没有工作,也许是因为政府不让你摆摊设点,而做一个流动商贩本来是你谋生的权利和自由。印度最高法院即曾判决,政府不得剥夺流动商贩的生存权与经营自由。即便你赋闲在家,你还是要喝水、吃饭、呼吸空气,但是在这个国家,这些无可争议的人类基本需求能得到安全的满足吗?少数既得利益者可以吃各种“特供”,喝特制的矿泉水,但是没有工作的你不能。北京的冬天很冷,寒风刺骨,但我如今却特别喜欢冬天,因为冬天风大,而现在除了风神之外,似乎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够缓解北京的雾霾了。我的孩子曾在日本上过短短一个月的小学,他告诉我日本的自来水是可以不经加热随便喝的,下课时小朋友们都这么做,因为自来水的质量远远超过政府规定的安全标准。最近刚看到微信上说,我们的自来水有各种抗生素,据说比艾滋病还可怕。我希望这只是谣言,但我确实很久不敢喝水管里流出的水了。

“舌尖上的中国”是众所周知的另一大困惑,我不止一次劝诫小朋友不要贪吃,别随便买街上的烤肠、羊肉串……不是我歧视路边商贩,而是这些食品的安全质量确实是一个未经检验的问号。除了政府工作人员不该作为的时候作为(剥夺流动商贩的基本生计),该作为(检验食品安全)的时候不作为之外,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对宗教自由的压制是造成生活不安全的一个重要原因,一部《宗教事务条例》就不知增加了多少污染和餐桌上的风险,因为我们的空气、水、食品安全问题主要是国民不讲道德、不负责任的行为造成的。有一次参加宗教研讨会,结束前我开玩笑说,今晚穆斯林和佛教界朋友们享受的食品要比我们安全得多,因为他们吃的是教徒制作的“特供”食品。这就是道德信仰的作用,也是宗教自由的作用。如果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能够落到实处,各种教派可以自由传播自己的信仰和学说,让更多的国民成为具备坚定信仰的公民,我们的污染兴许会少得多,食品安全得多。即便政府还是那个样子,我们的免费公共物品也不至于被自己糟蹋到如此严重的地步。

我最近在给中学生讲宪法,首先纠正了一个错误观念,那就是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没有选举权,但是这并不表明他们没有公民权。从出生那一刻开始,每个人都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中小学生也享有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事实上,他们是权利受损最严重的一代。

以前有一位年轻朋友甚至对我说,她不想在国内结婚生孩子,因为她无法为下一代提供一个健康的生长环境。这句话当时令我很震撼,但事实难道不就是这样夸张吗?除了我们无法解决的空气、水、食品和奶粉污染之外,这个制度让他们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几乎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他们就被绑上了命运的战车。之后十二年的全部付出都是为了高考那一刹那,那几门课的考分浓缩了长达十二年人生的全部价值。在这十二年当中,这数亿起早贪黑的不幸儿童竟成了家中最辛苦的人,每天六点来钟起床,背着沉重的书包在拥挤不堪的人流和车流中赶路,晚上则往往很晚才完成作业,节假日还有各种“兴趣班”、辅导班。但有谁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我的孩子在加拿大上小学期间,每天七八点钟起床,八九点钟上学(我从不理解为什么中国的中小学一律清晨七点就把孩子拉到学校),回家也没有作业,上课甚至不用买书,从图书馆借一学期书,看完了还回去,给下一年弟弟妹妹继续学。和他们轻轻松松养大的孩子相比,难道我们含辛茹苦培养出来的小学生真的一定更“合格”吗?

教育和宪政的关系密切,我们的制度每天都在对青少年犯罪,剥夺他们的幸福和健康。和我们这一代相比,今天00后的物质、信息乃至娱乐方式都极大丰富了,教育也得到了极大普及。在1980年参加高考的时候,我们的大学录取率不到5%,大学生真可以说是凤毛麟角、百里挑一;今天,北京的高考毛录取率已达到80%,是三十年前的20倍。按照简单的供需逻辑,高考压力应该成倍降低才对,但不可思议的是,今天的高考压力却恰好相反、成倍增加,以至我经常宣扬“今不如昔”论:今天的孩子还不如甚至远不如我们当年幸福!三十年改革,中国经济等许多方面都上去了,为什么反而牺牲了孩子们的幸福?

长话短说,中国经济之所以发展了,是因为我们实行了一定程度的市场经济,至少取消了粮票、油票、肉票、布票等计划配额,但是中国教育之所以没有得到相应的发展,正是因为它仍然实行国家严格管控的计划体制,大学招生的分省指标就是计划教育体制的象征。计划经济的教训告诉我们,配给意味着短缺,制度性配给意味着永久性短缺。国家对教育的管控人为造成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严重稀缺,进而产生巨大的高考压力并扭曲中小学教育,使得中国没有幸福的儿童。除非不打算在中国混,你的孩子或者十二年如一日面临残酷的竞争压力,争取上一个像样的大学;或者提前自暴自弃,准备在一个二三流大学浪费四年青春。我对北京的中学生说,他们因为父母有北京户口,已经是“天之骄子”,在大学招生中享受巨大优惠,但是从我自己孩子的经历来看,他们活得一点不轻松。更不用说那些父母常年在北京工作却没有北京户口,因而不能在北京高考的随迁子女;也不用说那些在招生标准上遭受巨大歧视的外省籍考生,他们的高考压力还要比京沪考生大得多。

然而,为什么中国不能有更多更好的大学,来帮助化解每年高考如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压力呢?中国发展到今天,北大、清华每年毕业那么多找不到工作的高材生,难道他们连本科那点ABC都教不好吗?我经常拿宋氏三姐妹求学的卫斯理安女子学院说事,因为凭她们的资质和实力,要上哈佛耶鲁是不成问题的,为什么她们偏偏选了多数国人没有听说过的这所女子学院?因为虽然这所学校也许没有产生一个诺贝尔奖,其大学教育的品牌却和哈佛耶鲁一样硬,而这之所以可能,是因为美国没有歧视“民办高校”,美国政府没有人为扶植“争创世界一流”的“大学航空母舰”,没有人为划定“985”、“211”并歧视没有入围的院校。打破计划模式的最后堡垒,让国内大学自由平等竞争,向国外大学开放国门,我们会看到这个国家会涌现出许多比北大、清华更好的大学,优质高等教育供给会迅速增加,高考压力会成倍减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幸福还给全国数以亿计的孩子,让他们接受人性化的“素质教育”。

当然,没有宪法的言论和出版自由,教育和宣传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掩盖历史、扭曲观念的洗脑,由此培养出人格不健全的国民,使之很容易被裹挟到既得利益者为了转嫁内部危机而炮制的各种“爱国主义”狂潮之中。没有言论自由,也就没有事实真相以及在此基础上做出的理性判断,多数国民即不能理性对待自己和周边地区与国家的冲突纠纷,而国家统一与和平的基础显得十分脆弱和任性。反宪政本身就体现了这种教育和宣传体制长年造成的后果。

中国历代之所以郭沫若式的御用文人和周小平式的文痞如此之多,其廉耻感如此之薄,无非是因为言论不自由,文人们或因专制威吓而不敢说真话,或因利益诱惑而说假话。其实,他们只是这个体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宣传工具,未必能在协同作恶过程中捞得几根骨头。实际上,他们最应该感激言论自由的救赎,因为只有当言论自由获得宪法保障,他们才能远离言论带来的诱惑、恐惧和耻辱,因而也就没有必要把自己的人生荒废在令人作呕的马屁文字上。

无论你的身份、地位、人格状态是什么,宪政对于每个人都一样重要,反宪政也就是反人类。我们有什么必要和自己如此过不去呢?如今,中国已经出现了第三次移民浪潮,不仅贪官们移民,富豪们移民,凡是有条件出国或把子女送出去受教育的家庭也在移民。没有宪政,我们只有两种选择:或者逃离,或者留下受难。然而,有能力逃离的毕竟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无处可逃,还要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共同把这个国家建设得好一点,让我们自己在宪政的庇佑下过一种正常、健康乃至幸福的生活?我相信,只要我们都朝这个方向努力一点点,有朝一日我们会发现,追求幸福原来不只剩下逃离这一个选择。





发表于 1/13/2015 03: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1/13/2015 16:14 编辑

不必转发张千帆的文章。
  宪政姓资,这不过是实话实说。社会主义与宪政不相容,这是真理,也是事实。不承认社会主义已经失败,中国就绝不可能有宪政民主。张千帆与反宪政的中共党媒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张千帆的言论使反共人士一盘散沙。张千帆是共产党所豢养的人,他的目的就是使反共人士谁也不服谁,使共产党之外组党艰难。
发表于 1/13/2015 03: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告李悔之
李悔之先生:
  你的《马钟成是否在蔑视中国人的智商?》,我粗略地读了,你虽然与马钟成先生激烈地争吵,但你与他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想当年邓小平先生发表著名的“南巡讲话”的时候,中国人就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是否相容的问题发生激烈的争论:胡乔木、邓力群等毛派人士认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不相容,他们要坚持社会主义,反对搞市场经济;邓小平、吴敬琏等等改革派认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能相容,因此他们既坚持社会主义,又搞市场经济;我张国堂等极少数人认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不相容,我们呼吁中国人应该诚实勇敢地宣布“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我们主张中国应该按西方正宗政治学和经济学全面地改革或改造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已经有三十多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以来,也有二十多年,现在你认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是否相容?
  邓小平理论指导的中国改革,已经导致贫富两极严重分化,腐败丛生,几乎无官不贪,广大民众强烈仇富仇官,中国社会矛盾冲突严重激化,群体事件每年几十万起,维稳费用高于国防费用。等等,等等,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道路与市场经济不相容。
  当前中国经济存在三颗定时炸弹:地方政府的债务膨胀、影子银行膨胀和房地产泡沫。这三颗定时炸弹形成的根源:就是由于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的推动。由于国有银行所有者缺位,没有人负责银行的安全,从行长到职员为了自己个人的当期收入而不顾银行的安全,他们胡乱贷款,为了业绩而搞影子银行,这对推高中国的房价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国有企业所有者缺位,没有人关心企业的长远发展,国企经营者及职员为提高自己个人的当期收入,甚至不顾其企业的安全。国企经营行为普遍短期化,甚至投机成风,他们也为房地产泡沫添柴加油。
  对刘志军等等国企经营者监守自盗,化公为私,我都懒得评论了。
  所有这一切说明:社会主义公有制与市场经济不相容!
  现在,宪政与社会主义是否相容,中国人又发生了严重的分歧,产生了激烈的争吵。毛左派人士认为宪政与社会主义不相容,他们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反对宪政;而改革派认为宪政与社会主义能相容,他们既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又要搞宪政。这是自欺欺人,毫无诚信,是注定要失败的;我们认为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不承认这一点的人都是诡诈,自欺欺人。
  从理论上说,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与多党选举的宪政民主是根本不相容的。在古今中外的世界历史中,从来没有那个国家搞成功过社会主义宪政。前苏联、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都没有搞成社会主义宪政,中国就能搞成吗?
  郭国汀先生说:“中国最需要的是自由法治宪政的资本主义而非所谓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有关此论题西方大学专家学者有非常深入细致的研究结论,中文世界对所谓民主社会主义的研究成果根本无法与西方学者相提并论。其结论为:全世界所有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例外业已宣告失败。”对于郭国汀先生的这个意见,希望你认真对待。
  你引用毛泽东、周恩来当年煽动中国人民武装叛乱,反抗中华民国的言论来反驳马钟成,虽然你“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说得马钟成无言以对,但毛左派要是以当年毛泽东、周恩来争民主、争自由、争宪政的理论来祸乱中国,你又将何以应对?而且,以毛泽东革命造反的言论来争宪政,必导致中共当权派恐惧宪政民主。这都只能导致中国人彼此对抗,不利于中国人的和睦。
  到了今天,你还不敢说“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的真话,你李悔之的诚实何在?勇敢何在?智商何在?你有什么脸说你李悔之有什么智商不该蔑视?
  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反右运动失败了,大跃进失败了,人民公社失败了,四清运动(即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失败了,文化大革命失败了,阶级斗争的理论失败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失败了,计划经济失败了,公有制失败了,因此,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了。
  中国当前社会矛盾严重激化,中国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这就表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也面临失败!
  1949年以来的历史证明: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失败!就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就是杀人、整人、饿死人,就是煽动人们相互恶斗,就是抢劫、谎言、暴力、腐败,等等,
  中国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克服中国经济危机唯一有效地手段是全面私有化:银行私有化、国企私有化、媒体私有化、土地私有化。否则,中国的经济危机会越来越严重。中国还能继续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吗?我于1999年发表《关于竞选下一任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声明》时提出了这一主张,我现在仍然重申这一主张。今天中国严重的经济危机就证明我当年提出的主张是正确的。
  马列主义传入中国,导致中国人相互仇杀,1949年之前是国民党与共产党相互仇杀,而国共两党都是中国人。1949年之后,是毛泽东与刘少奇相互仇杀。因此就证明马列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
  毛泽东思想是斗争哲学,坚持毛泽东思想就是内斗。国家不可能因内斗而强大,人民不可能因内斗而幸福。
  你想要华盛顿与马克思穿同一条裤子,你要邱吉尔、罗斯福与斯大林睡同一张床,你这不是异想天开吗?华盛顿、邱吉尔、罗斯福的在天之灵会如何看你李悔之呢?
  我张国堂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以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政府官员的政治思想,以此推动中国宪政民主,不会导致中国人彼此对抗,希望你向中国读书人推荐张国堂学说!
  以张国堂学说取代马列毛主义,是中国人民唯一可行的道路!
  必须在思想观念上与中共做彻底的决裂!按共产党的调子跳舞,在中共宪法的圈子内转圈,是绝对没有前途的。你要在思想深处清除共产党所教给你的观念,因为那是污秽、是毒素,中共没有给中国人洗脑,而是污染中国人的大脑、毒化中国人的思维;你们要用《圣经》和《四书》的教导清洁自己的大脑。中共污染你的大脑,你要用张国堂学说给你洗脑。
  共产党的结局就是解散、毁灭、遗臭万年!共产党人并不都信共产党。苏联共产党是苏共党人解散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不都是共产党人吗?因此,任何想救共产党的想法都是愚蠢的,必有大祸!大多数波兰共产党人能屈服于团结工会的瓦文萨,同理,大多数中共党人就必能臣服于我张国堂;大多数苏联共产党人能接纳叶利钦,同理,大多数中国共产党人就能接纳我张国堂。当然这需要时间和压力,而中国面临的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就是压迫中共党人接纳我张国堂的巨大压力。
  形势造英雄!形势也淹没大人物的权势!中国面临的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这必淹没习近平、江泽民等等中共权势者!而誓死铲除中共暴政的张国堂必成为英雄!当然,形势是上帝耶和华造成的!
  重视习近平,轻视张国堂的人,都是鼠目寸光的鼠辈!他们都必将贫贱、失败、羞愧!重视张国堂,轻视习近平的人,才是英雄,必有富贵、尊荣!必光宗耀祖、青史留名!还有永生!
  习近平讹诈和威胁中国人民说:抛弃毛泽东思想就会天下大乱,抛弃邓小平理论也会天下大乱。这无非是说:如果抛弃毛泽东思想,毛左派就会闹事;如果抛弃邓小平理论,改革派既得利益者就会罢工、或逃亡国外。习近平向中国人民大耍流氓,讹诈中国人民接受他们的领导,这是找死!
  中国不仅必须立即抛弃毛泽东思想,而且也必须立即抛弃邓小平理论,接受张国堂学说,否则,中国的政治经济危机必将越来越严重,以致全中国人民必将在绝望中哀哭,那时,习近平等权势集团都必将吓得魂不附体!你们也要吓得魂不附体!这也都是《圣经》所预言的!(见太24:30,路21:26)
  中国不能没有私有制,因此,就不能有以“消灭私有制”为宗旨的共产党。中国不能没有宪政,因此就不能有抗拒宪政的共产党。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上帝是存在的,凡不敬畏上帝耶和华的人,上帝必要灭亡他!中国儒教敬畏、侍奉昊天上帝,不是无神论。由于上帝唯一,因此,昊天上帝就是耶和华上帝,上帝耶和华就是昊天上帝,这是中国古人与以色列古人对同一上帝不同的称乎。二十世纪的中国人民不信耶稣基督,又背叛中国儒教,因此罪恶滔天,从而上帝耶和华用中共暴政打击中国人民,惩罚中国人民背逆上帝的罪孽。上帝耶和华又用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消灭中国共产党,同时强迫中国人民接受救世主张国堂。这都是《圣经》所预言的,马克思、共产党就是《圣经》所预言的敌基督,时候到了,耶稣基督要再来带领虔诚的基督徒战胜敌基督——中共,并缔造千禧年天国,缔造人类永恒的和平!
  中国人民有祸了,又有福了!中国人民有祸,是因为中共暴政;中国人民有福,是因为救世主张国堂!《启示录》第十八章就是上帝预定惩罚中国人民的预言:巴比伦大城预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希望你好好读读《启示录》第十八章,这是中国爆发严重政治经济危机的预言!《启示录》第十九章是救世主张国堂征服、拯救中国。《但以理书》是先知但以理以来的世界历史进程的预言,《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是马克思以来的世界历史进程的预言,世界历史包括中国历史,《启示录》第二章至第二十章第6节是辛亥革命以来的中国历史进程的预言,请你读我的相关文章。现在正在应验《启示录》第十六章第12~16节的预言,刘晓波发布《零八宪章》,就是“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发拉底大河上”,“幼发拉底大河”指中共政权的防线,“河水就干了”指中共政权的防线失效。“三个污秽的灵”指:共党文化(其代表是毛左派、赤共子孙帮)、“打左灯,向右拐”的诡诈及依赖金钱和武力的迷信(其代表是中共改革派、当权派),这是从“龙口”、“兽口”中出来的邪灵,还有中国自由主义、法轮功、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时代主义神学、东方闪电、旷野窄门、陈泱潮主义等,这是从“假先知的口中”出来的邪灵。中国现在到处都是激烈的争吵,争吵、争闹就是当今中国的主旋律。这就是由于这“三个污秽的灵”。这就是“哈米吉多顿”争战!……
  此致
张国堂
2013年8月13日
回复 陈泱潮 的帖子
  公有制下不可能搞宪政民主,你到现在还不明白,真是可悲、可耻!
  全民所有制必然是国有制。谁在国家掌权,他就支配国家所有的经济资源,无权者一无所有。因此执政党必然占据绝对的优势,而反对党必然处在绝对的劣势。反对党的成员连自己的饭碗都不能自主,谁敢反对?
  西方有名言:无财产,无自由。由于全民所有制,全国的产权由国家的掌权者支配,其他所有人的饭碗都由掌权者控制,不能支配自己的饭碗,就是奴隶。在全民奴隶的情况下能搞宪政民主吗?
  私有制才是宪政民主的基础!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不是毛泽东不懂社会主义,而是你郭国汀不懂社会主义。
  毛泽东之所以抓住权力不放,是因为在社会主义社会,有权就有一切,无权就一无所有。毛泽东、斯大林、金日成等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头头都是绝对的独裁者。就是因为“有权就有一切,无权就一无所有。”毛泽东才绝不愿下台。无权者连饭碗都不能自主,难道不是绝对的奴隶?谁愿意当绝对的奴隶?
  公有制必然导致权力斗争的残酷!
  行政权力必须由一人掌握。美国总统也不让异见者分享他的权力。这在古今中外都是如此!行政系统只能有一个首脑,否则,必然紊乱,必然产生权力斗争。
不必转发张千帆的文章。
  宪政姓资,这不过是实话实说。社会主义与宪政不相容,这是真理,也是事实。不承认社会主义已经失败,中国就绝不可能有宪政民主。张千帆与反宪政的中共党媒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张千帆的言论使反共人士一盘散沙。张千帆是共产党所豢养的人,他的目的就是使反共人士谁也不服谁,使共产党之外组党艰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1/2019 08:48 , Processed in 0.17318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