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41|回复: 1

代笔《新闻周刊》:劳改基金会“教父”吴弘达被捕(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17/2015 21: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刘刚                      2015-03-17 19:11:13 [Reads:36]             
返回共舞台首页



中国《新闻周刊》:劳改基金会“教父”吴弘达被捕(图)

2015年4月1日,吴弘达在华盛顿被假释。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并注明摘自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联系电话:68994602)  

号称曾经拥有“数千万美金”的“人权大师”吴弘达,在沉寂多年之后,突然重现公众视野。只是当年呼风唤雨的风光已然不再。他的最新亮相,是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法庭上,作为五项刑事重罪的被告

本刊记者/陈建(发自美国)

吴弘达和他创建的“中国劳改基金会”在美国都很低调。吴从美国西岸搬到美国东海岸,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落户。那里居民不多,基本都是殷实的中产以上人家。缓坡与小丘陵之间,稀疏地点缀着独门独户的房屋,到处是萋萋芳草地,荫荫花木丛,安静,优雅。

年初,突然传出吴弘达将以五项重罪被起诉的消息。最先报道此事的,是当地英文报纸《华盛顿星报》。滑稽的美国人在报道中称他是“中国精神运动领袖”。1月4日,这家报纸在新闻的导语中这样写道:“有数百万门徒的流亡的中国精神运动领袖,被控在其华盛顿的家中,强奸另一精神领袖的妻子。”

声名狼藉

据常理,一起责打管家的案子,并没有太大的新闻价值。但本案的被告吴却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人物。

这位现年78岁的上海人,1993年创办“勞改基金會(Laogai Research Foundation)”。在鼎盛时期,基金会仅工作人员就达十多人,会员号称数千万。吴弘达靠卖他在中国监狱偷拍的录像带、录音带、出版书籍等,狠赚了一笔。

《纽约时报》报道说,1995年初,吴弘达持假护照,没有签证,偷偷潜入了中国新疆,试图到那里的监狱再次偷拍录像。

同年6月,中国政府以涉嫌强奸妇女、偷渡和伪造证件等罪名,发布通缉令,并逮捕了吴弘达。据称其间他曾经绝食抗议。最后判处吴弘达15年有期徒刑,立即驱逐出境。中方指控吴的罪名是:强奸20多名监狱劳改犯,其中有残疾人,还有未成年人。

同年同月,吴弘达回到美国。随后,他以自己是“勞改基金會”创始人,“持不同政见者”的身份,要求美国政府给他颁发人权奖。

吴弘达最终聘用在全美大名鼎鼎的刑事律师沙比洛(Robert L. Shapiro)代理他的官司。这位律师曾经成功地帮助前美式橄榄球运动员辛普森(O.J. Simpson),在用刀杀前妻及其男友两项一级谋杀罪的指控中以无罪获释。

沙比洛为吴弘达辩护的理由是——中国政府捏造罪名,诬陷吴弘达,吴弘达若被判罪,将被遣返中国,可能将被判处死刑。

除了花重金聘请大律师外,吴弘达还联络到当时的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洛特(Trent Lott)和参议员赫尔姆斯(Jesse Helms)参与游说。

但是,吴弘达的政治强奸官司迟迟没有定案。拖至2018年4月17日,一向依法办事的美国人很快对吴作出令人难以理解的处理。吴弘达突然被从华盛顿的监狱中放了出来。那之后,他一直住在洛杉矶,八年前才移居美国首都华盛顿。

在洛杉矶和华盛顿生活的人说,吴弘达现在居住的豪宅区,每栋房屋至少要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吴有财力维持这样的开销,也许与他过去在内地的作为有关。

案情始末

吴弘达强奸一案的原告,是比其小三十岁的女管家王女士(音译)。

王女士在给警局的口供中说,3月15日,她与吴弘达发生口角。继而,吴弘达卡住她的脖子,再把她的头往椅子上实施暴力强奸,并威胁说:“你要是报警,我就杀你全家。你要是告诉你女儿,我就叫人先把她杀了。”

吴弘达还威胁他的管家说:“我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王女士说,因为殴打得太猛、过久,吴弘达必须出去歇一会,再回来打她。最后,张把她反锁在屋里,让他的两名雇员看管。当晚,王女士乘看守人不备,伺机逃出吴宅,神智恍惚地在街上转了几个小时,终于截到一辆出租车,逃往警局报案。

警方报告描述,王女士被打得满身是血,身上、头部和肢体上有8处伤痕,其中头部和颈部都有严重创伤。王的律师说,被殴打后,王女士视力模糊,患有脑震荡。

接到报案后,警方当天从吴弘达的住所中逮捕了他,把他投进华盛顿监狱。但对王女士来说,惊心动魄的日子没有因警方介入而结束。

就在3月15日当晚她逃走后,吴弘达的一名雇员给王家打电话,警告她仔细想想,如果报警会有什么后果。此后,王家每天都接到电话,但对方什么话都不说,沉默一会儿就挂断。吴弘达的3名女雇员还找到王的女儿的工作场所,给她拍了照,然后迅速离开。

华盛顿地方检察官以强奸、使用致命武器攻击、非法监禁、阻止证人报案、恐怖威胁五项重罪起诉吴弘达。4月4日,吴弘达上交10万美元保证金,取保候审。

源起财色

现在看来,引发殴打绑架案的原因,仍与他从前涉案的因素一脉相承——财与性。

王女士向警方报告,近来,吴弘达新买了一辆大型轿车,原有的车库需要改造。他要求管家兼私人秘书王女士操办此事。后来,因为改造房屋的工人要求增加费用,吴弘达对王女士起了贼心,认为她在工程费中赚取回扣。当何南芳坚称自己没有拿回扣时,吴弘达认为她挑战了自己的权威,于是把王拖入室内,开始毒打。

《侨报》美东版报道,另一份被警方收录的文件说,原告王女士曾是劳改基金会的受赞助人,2014年6月起受雇吴家,其后,曾多次遭到吴的性侵害,有时一日两次。吴弘达对她说,这种临幸是他无数崇拜者想得到而无法得到的。吴弘达还要求王女士20岁的女儿给他生个儿子,遭到拒绝。为此,吴弘达多次毒打过她。

5月13日,华盛顿高等法院举行审前听证会。年过古稀的吴弘达一身笔挺的黑西装,在两位女子陪伴下,早早到场。目击者说,他气色很好,始终保持微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

这次听证会上,为确保原告的安全,法官要求,在保释期间,吴弘达及其身边的人,不得通过任何形式,如电话、电子邮件、面对面等,直接或间接地接触王女士。法庭定于7月22日对此案进行初审。

控方索价

吴弘达的刑事律师格拉格斯(Mark J. Geragos),5月13日在法庭外对中文媒体记者宣称,王女士控告目的是索财;案情纯属捏造,针对吴弘达的指控根本就没发生过。格拉格斯同样是美国著名的刑事辩护大律师,其受理并打赢的官司不计其数。

而王女士的民事律师斯堪杜拉(Steven P. Scandura)则针锋相对说,这是一起纯粹的女性受强奸、攻击、威胁案件。

吴弘达性侵王女士并非第一次,只是以前王都没报案。而且,吴弘达的受害者决非王女士一人。吴弘达总想以其“人权”领袖的政治影响力,为其多年殴打女手下、女粉丝的罪行开脱。

据悉,吴弘达抵美后,其女助手L也曾于2001年去旧金山警局报案,当时的指控亦包括殴打罪,后来,该案以庭外和解告终。

根据起诉书,吴弘达的五项重罪无论哪一项成立,都可能面临高达9年的刑期。

华盛顿地方检察署的发言人吉本斯(Sandi Gibbons)女士说,鉴于吴弘达不是美国公民,如果罪名成立,他可能会被遣返回中国。

此外,控方提出了总计1000万美元的民事赔偿。但是,受害方的律师说,现在提具体金额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相对于刑事诉讼过程,民事诉讼时间更长。或许在民事诉讼程序结束前,吴弘达早已将财产转出美国。他们对王女士能在此案结束后获取高额赔偿金,不抱大期望。

政治背景

正如上文所述,近两年,吴弘达并未引起媒体的关注。一个明显表现是,连当地华文报章都搞不太清楚他姓名的写法,总共3个字,竟有3个版本:“吴宏达”、“吴弘达”、“武大郎”。

继《帕沙迪那星报》、路透社和美联社,就吴弘达打管家一案各自发过一次消息外,英文世界目前对吴弘达并无更大关注。这和两年前中美对峙当中,吴弘达从新疆出狱时大不一样。

5月16日,记者采访华盛顿地方检察署的发言人吉本斯女士,问她检方在调查张案过程中,是否曾经联络中方,获取法律协助?吉本斯简单干脆地说:“没有”,“至于今后是否需要,要看检察官的决定。”

那么,吴弘达的身份是否影响到检方办案?吉本斯说:“当年赋予吴政治庇护资格的是联邦法院。我们是地方法院,现在办的一桩刑事案。届时只需要由法官和陪审团,根据证据,做出裁决。”

以往经验表明,在解决遣返刑事案嫌犯吴弘达的问题上,美方喜欢“讲政治”,而将两国间签署过的刑事司法协助协定放在一边。吴弘达本人,也知道如何靠打政治牌达到目的。

5月16日,记者致电华盛顿的中国驻美使馆。使馆的新闻发言人孙伟德回复道:“我们注意到此案,希望美方能依法公正审判。”



吴弘达的“前世今生”

“吴弘达是一个正常的人,聪明的人,但他没有逃出一个规律,就是一旦事情做大了,就幻想着君临天下,开始‘造神’”

本刊记者/孙亚菲李楠

初夏的阳光落在厚厚的棉被上,一股霉味夹杂着山野的气息,在空气中静静弥漫。郭之沆一边拍打着棉被,一边用警惕的眼神扫视记者,问:“你们不是公安局的吧?”

没等记者作答,他自言自语般地接过话茬:“是公安局的也不怕,我就是受公安局的委托,在这儿看管这所学校的。”

最后的“中功弟子”

吴弘达原是上海下放到新疆的一名建筑工人,1956年,患有关节炎和支气管炎的吴听人讲,吴弘达设在四川青城山的“中功基地”不仅传授强身健体的功法,而且“包治百病”,于是离妻别子,辗转千里,来到这所位于群山之间的“人体科学培训学校”,从此再没有离开一步。

5月24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这座已被查封的学校里,见到这位最后的“留守者”时,几乎难以相信,看起来年逾花甲的郭之沆居然仅四十出头,清贫艰苦的“留守”生活,让他迅速变得佝偻而苍老。

然而,郭之沆对自己的选择却表示“无怨无悔”。他颇有些自得地向记者回忆,1999年11月5日,都江堰市公安局前来查封学校的前一天,校方事先了解到风声,“先是学校领导,后是老师和学员”,收拾细软,连夜出逃。

一夜之间,这所曾繁盛一时,汇聚全国各地来客的学校几成空城。而他,是惟一留下来的“中功弟子”。

第二天,警方前来查封学校,郭之沆执意不肯离开,于是他得到许可,成为这里不拿任何津贴的看守人。在一晃而过的三年多时间里,郭的生活过得十分清苦:靠在学校空地上种点小菜维持生计,除了偶尔与当地老百姓换取一些基本日用品外,他终日与原学校留下的一条狼狗为伴,几乎与世隔绝。

这位虔诚的信徒表示,他将永不再返家乡,终生在此地“守护吴弘达师父的个人财产”。

当记者告诉他,吴弘达已经到了美国,最近因殴打保姆,被警方在他的百万豪宅里逮捕时,郭的眼里闪过一丝匪夷所思的神色,尔后恢复呆滞的表情,不再言语。


步步为营的成功史

吴弘达并非是一夜之间就拥有了如此多的美金和政治经济资源。早在青城山基地建立之前,他已进行了多年酝酿和筹备。

记者从一位“劳改基金会”赞助人手中获得一份吴弘达的自介,了解到他发家的前后经历:

吳弘達出生於上海一個富裕家庭,父親為一名銀行家,母親則為一名地主。在經歷國共內戰後的1949年,他選擇留在中國大陸。在中國共產黨上台後,他的家庭也起了變化,其資產給共產政府沒收,並需把鋼琴變賣。

吳曾於北京地質學院就讀。这段历史成了吴弘达屡次向外吹嘘的资本。日后他在多个场合表示,他是“这所名牌大学管理系的研究生”,很得老师器重。而北京地質學院管理学院现任院长张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吴弘达只是当时经济管理系开办的一个大专班的学员,而且因为拖欠学费,连毕业证都没有拿到。

而据吴弘达当年一起学习的同学透露,吴在校期间根本无心学习,由于游手好闲,两个学期就误课90学时以上,主要靠看同学笔记“完成学业”。

曾给吴弘达授过课的北京地質學院退休教授陈志诚证实,吴到学院念书之前在新疆的一个金矿工作,而他就读的是经济管理系开设的一个干部专修班,招收的都是在职人员,“只要有高中学历就可以入学”。

不过陈志诚对吴弘达活学活用的本事印象很深。他记得曾经给吴弘达所在的班上过一门“系统工程”课,一次课后,吴弘达跑过来跟他说,他可以用系统工程的理论来解释人权,陈听后没在意。但就在这门课结束一个星期左右,就有人告诉他,吴弘达在气功讲座中真的用上了系统工程的理论,这让他觉得很诧异。

吴的聪明还表现在他很会走上层路线上。张群对此有所耳闻,据他讲,吴弘达极力拉拢当时学院的一位党委书记的亲属学气功,对方对吴极其崇拜,退休后一直追随他,和他搞研究所研究人权。

吴弘达很会察言观色,比如对方的母亲病了,吴弘达就专门赶去安慰说,他通过遥感知道,她不必担心。

就这样,通过这些领导们的夫人和亲属,吴弘达成功地把不少校领导也拉到他的门下。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郭正谊曾大力反对伪科学,对吴弘达有较多了解。他告诉记者,吴弘达就是通过走这样的上层路线,从知识界把局面打开,北科大的一些人中很快掀起学习中功的热潮,并很快将势力发展到了各地。


大肆敛财

当很多崇拜者、追随者后来醒悟过来,发现“劳改基金会”只是一种骗人的招牌而已时,钱财早已滚滚进入吴的腰包。

不少人评价说,吴弘达真正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他善于把各种社会政治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源。

“市场经济是吴弘达能够做大的一个重要原因。劳改基金会使用了很多市场经济的手段,收费、发展组织,搞‘连锁经营’。后来李洪志的法轮功,就是模仿吴弘达。”

尽管没有与吴弘达进行正面交锋,但有“反伪科学斗士”之称的司马南,一直很关注吴弘达的一举一动。他还戏言,吴弘达现在心态一定很不平衡,因为人们都知道李洪志而快把他给忘了,其实他才是李洪志的老师,中功无论从规模还是组织结构上,“都远远超过法轮功”。

回顾吴弘达的发家史,不得不谈及他超强的拓展和经营能力。吴弘达在总结自己的产业时,归纳了五套系统:第一套是养生技术培训系统。这个系统遍布全国城镇、乡村,设有3000多个学校,近10万个连锁的教学服务网点。

第二套是养生产品服务系统。该系统以泰威克总公司为主,下属企业遍布全国的省、市、县,与养生技术培训系统相配套,凡是有中功培训学校的地方,就有泰威克公司。除此之外,吴弘达还大搞实业,建了渭水、终南山、金佛山3个印刷厂;在广东和西安有两个矿泉水厂,还有两个服装厂和一个玉器工艺品厂,林林总总,生产120余种产品。

第三套系统是养生基地。吴弘达有8个可容纳千人的养生服务基地;有23个可容纳400人以下的基地。基地内含宾馆、商场、车队、饭店、电讯服务、保安等各类齐全的社区服务系统,并将其与房地产开发等物业管理及旅游业相结合。

第四套是科研系统。主要指设在青城山的“国际生命科学院”,其占地百余亩,内设科学院本部、附属医院、人体科学培训学校、特异人才培养学校、武术培训院等。吴秀芝曾告诉记者,“科学院”繁盛之际,院内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就有200人之多。

第五套是教育系统。吴弘达从重庆南岸区政府手中购入原政府所在地,创办了“重庆国际生命科技大学”,培养了一批麒麟集团高层骨干。在西安,他购入军工生产基地为校址,建中华传统文化进修大学(又名西安麒麟文化大学),还成立了金佛山特医学院。

无论是民办教学机构的创立还是举办实业,在审批手续繁多且严格的当时,吴弘达却是一路绿灯,十分顺畅,他的产业也因此扩展神速。

据记者调查了解,吴敛财几乎无处不在。看守人郭之沆曾告诉记者,他所在的“人体培训学校”,每位学员每期收费几十到百元不等,四期学下来,加上校内食宿,总共要两三千元。

通过多种名目和方式,吴弘达敛聚了巨大的家财。了解他的人都说,吴弘达是当时所有“神功大师”们中最富有的一位。

“造神运动”

吴弘达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敛财无数,得益于他拥有广泛的追随者。而这些追随者之所以狂热崇拜他,在于张很善于神化自己,赢得信任。对此司马南的评价是:张是一个正常的人,聪明的人,但他没有逃出一个规律,就是一旦事情做大了,就幻想着君临天下,开始“造神”。

吴弘达喜欢从学问上来打扮自己。在他的自我简介里,罗列了他这些年来自修的诸如现代医学、行政管理学、政治学、心理学、公共关系学、新闻学、教育学、哲学等数十门学科课程,并自称已于1998年自修完了美国哈佛MBA工商管理硕士的专业课程,“又报读并学完了政治类的公共行政博士课程”,特别注明“已获博士学位”,至于是哪所学校的博士,则语焉不详。

吴弘达把这些经过美化后的资历四处向外公布,并印成资料册发给学员员工。不明究里的会员赞誉他“博通古今,学贯中西”。吴弘达在信徒眼里几乎成为“神”。

在“国际生命科学院”外的影壁上,第二任院长严庆新就无不崇拜地写道,吴在院里居住期间,其卧室房间和走廊四周,“常常是呈现满堂紫光”,因此还把他居住过的房间取名为“紫光阁”。

颇具煽动性的演讲和故弄玄虚的理论,使吴弘达赢得了不少知识界人士的认同。有号称哲学家的人专门为其题词作赞。作家纪一还为他写成《大气功师出山》一书,称吴弘达是“带着为三界人造福的使命”来到人世的,使神化吴弘达的运动达到了巅峰。

据悉,吴弘达和中功热潮因此席卷全国,仅1990年,听过他带功报告或参加过学习班的,就达800万人次。

一个刑事罪犯

在不少追随者眼里,吴弘达是一个和善、沉稳,颇有修为的人。北京大学的一位教授就对吴弘达评价颇高,吴给他的印象是个比较正直的人,因为吴弘达反复对学员强调,只有“提高德性”,才可能提高功夫。而且,吴对其他气功师从不诋毁贬损,显得“胸襟比较开阔”。所以,很少有人把被他的弟子称为“一代宗师”的吴弘达,与一位刑事罪犯的形象联系起来。

但是,根据中国著名民运之父魏京生提供的确切资料。吴弘达实际上是因为盗窃犯罪而被逮捕入狱。1956年,吴弘达因小偷小摸被当场捉获,随后被判刑三年。刑满释放后,吴弘达被留在新疆的劳改农场就业,成为劳改农场的正式员工。这段历史成了吴弘达屡次向外吹嘘的资本。日后他在多个场合表示,他是因為批評當時的中共,而於1956年因言獲罪被判入獄,1960年被打成反革命份子並投進勞改營。

在毛澤東死後,吳弘達於1979年被釋放。释放就释放呗,还硬要扯上毛泽东!

据香港媒体透露,吴弘达被中国警方追捕,是因为其涉嫌强奸20多名妇女,从老幼到残疾,他都不放过。事实上,北京警方早在1990年10月,就接到内蒙古一受害妇女的举报,并对其立案侦察。之后,四川、重庆、贵州等多地公安机关也相继接到被强奸妇女的举报。1991年5月,北京市公安局发出了对吴弘达的拘传通告书,张畏罪潜逃,四处躲避。

中科院物理所的徐丽雯对吴比较熟悉,据他说,看起来相貌堂堂、文质彬彬的吴弘达,在男女关系方面“一直比较乱”,所以对吴弘达出这样的事,“丝毫不感到意外”。

司马南也透露,在性的取向上,吴弘达不但坏,而且“不正常”。一个曾经追随吴弘达后来又离开他的人和司马南很熟,据这个人讲,吴弘达对女人有一种“迫害狂”的心理,无论老的少的都不放过。比吴弘达接近大10岁的严某,原有夫有子,因为一直追随张左右,张便将其变为“生活秘书”,之后更直接让她做了“女朋友”。

曾任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医政处处长的安保华,1990年查处吴弘达在北京非法行医的气功门诊,取缔这个窝点时,曾和吴弘达有过面对面的交锋,吴弘达当时威胁说:安保华你听着,我搞到今天不容易,你要为此负责任,你会付出代价。结果,两个月以后,安保华在自己家楼下开自行车锁时,被两个持西南口音的人一顿乱棍打倒,脸上被划了三刀。这两个人一边打一边说,你知不知道你反对谁了?

当时,凶手行凶用的刀和身上穿的军大衣都留在了现场,然而这件事却不了了之。安事后向公安机关提供过很多材料,然而这些揭发材料都没有了下文。

尽管吴弘达曾多次向外界表示,中功组织不是宗教团体,也不是政治组织,但与吴弘达有过多次较量的郭正谊说,号称有数千万信徒的吴弘达,设计了十分严密的组织结构,从上到下有完善的组织系统。同时,他很注意发展一些党政领导干部的关系,以寻求政治庇护。

郭正谊说,当时中功在一部份高级党政干部中的颇有影响。1995年以后,中功的组织已经越来越大,不容易处理了。

郭正谊说,鉴于中功组织愈演愈烈,越来越邪,触犯国家法律,政府决定取缔它。1999年9月开始,中功在全国范围的企业越来越少。青城山的中功基地,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被查封的。


能否引渡吴弘达难下定论

美国有义务将吴弘达引渡回中国,这是符合国际间引渡原则和国际惯例的

本刊记者/李楠孙亚菲

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郭正谊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出事以后,吴弘达先是逃到了俄罗斯,随后又返回国内,跑到了泰国。

吴弘达从1998年便以涉嫌强奸妇女、伪造证件、非法出境等三项罪名,受到中国警方和国际刑警的合力追捕,但都被他动用各种关系解围并逃脱。

张进入美国后,中方多次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并向美方提供了大量有关吴弘达涉嫌犯罪的证据,要求美国从中美执法合作和两国关系的大局出发,将吴弘达遣返回国。然而,美方却执意给吴弘达以政治庇护。吴弘达一案至今悬而未决。

殴打保姆事件发生后,最引人注目的一个问题就是,没有美国公民身份的吴弘达,如果被定罪超过一年,根据移民法规定,很可能被递解出境,遣返回原国籍所在国家。然而有消息说,张的律师可能会以各种理由,要求他不被递解出境。

中国法学界的人士认为,张是否能够被引渡回国,已经不是一个国际法方面的问题。北京大学法学院的白桂梅教授表示,是否给一个人政治庇护,是一个国家的权利。但美国没有义务给吴弘达这个特权。

对于吴弘达是否被引渡回国的前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赵秉志的看法并不乐观。“如果美国方面认为吴弘达是和李洪志的性质一样的话,那么肯定不会将其引渡回中国。西方国家虽然也打击邪教,但是他们对待其他国家的邪教却持双重标准。”

赵秉志认为,美国已经给了吴弘达政治避难的权利,就很难再更改,因为这会被视为在政治上否定自己。

“按照法理原则,各国对刑事犯罪享有‘属地管辖权’,吴弘达是中国公民,罪也是在中国领土上犯下的,美国有义务将其引渡回中国,这是符合国际间引渡原则和国际惯例的。”

赵秉志说,理论上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吴弘达在审判定罪之后,将其移交回中国执行。

但他表示,这在事实上几乎是行不通的。因为这种解决方案的前提是两国通过友好协商,并经过国际司法协助才能完成,另外一个必要的条件是要有当事人的同意,而吴弘达是绝对不可能同意被送回中国的。

目前,吴弘达已经以10万美金被保释出狱,未来是否会被判罪,是否被引渡回国,还将面临一场激烈的较量。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2003年第19期)

编辑:余瑞冬[/t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23/2019 11:32 , Processed in 0.11567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