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027|回复: 0

3月16日,云南耿马县孟定镇孟康中医医院,缅甸人杨顺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20/2015 20: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缅甸边民逃过国境线 却没能逃过炸弹

3月18日,入院第5天,杨顺开的身体已无大碍。腹部的弹片擦伤已经结痂,如今只需要打打消炎针。

他是3月13日下午受伤的。缅军战机误入云南省耿马县孟定镇大水桑树村上空,扔下炸弹。结果是5死8伤。69岁的杨顺开,是死伤者中唯一的缅甸边民。

杨顺开和家人住在大水桑树村,接受中国政府的庇护和救济。

他说自己很倒霉,逃到中国是为了躲避战火,结果还是挨了炸弹。他又觉得很幸运,“如果弹片再斜一点,估计我就被炸死了。”

小村庄涌进来900多个缅甸边民

战争始于去年下半年。一方是缅甸政府军,一方是果敢武装。

杨顺开住在缅北一个叫猴子洞的村寨里。这里离边境线只有2公里,是果敢武装的地盘。

政府军有飞机大炮,果敢武装抵挡吃力。战火一步步往中缅边境线移动。

到了去年农历十二月,密集的枪炮声离猴子洞村只隔几座山头了。杨顺开看着落到寨子空地上的炮弹炸起的烟尘,对同样忧心忡忡的儿子说,“怕是要打过来了。”

“就要打过来了。”他记得一个果敢武装的军官对他说,“赶紧走,到那边去。”那边,就是中国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孟定镇的大水桑树村。

要不要接受缅甸边民?大水桑树村的老村支书说,村里事先还开了个会,讨论结果是接受。“感情上说,是不能不接受的。”老支书说,村里几户人家都娶了猴子洞的婆娘,“都是亲戚。”

两边的人语言相通、习俗相同,平日里,往来也频繁。如果不看身份证,很难分清楚谁是中国人,谁是缅甸人。

但老支书没想到的是,大水桑树村一下子涌进了900多个缅甸边民,是原住民的4倍左右。

有亲戚的还好办,可以住亲戚家。没亲戚的,只能往村支部会议室这些场所安排。但还是有很多人没地方住。好在政府紧急运来了帐篷,总算把缅甸边民都安置好了。

杨顺开在这边没什么近亲,一家八口,就在村支部会议室里住下了。

家里5000斤玉米,卖给了一个湖南人

值钱的家当,也得搬些过来。

杨顺开家里有50袋玉米,5000多斤。中国的司机不敢过去运,他找缅甸人的车送过来,一袋玉米给6块钱运费。玉米拖到大水桑树村,都卖给了一个上门收购的贩子,得了5000多块钱。

这个贩子是湖南人,“名字是王平华还是何平华”,杨顺开记不清了。但他对这个湖南贩子印象不错,“不克扣,该多少斤就是多少斤。”

家里的一头大肥猪也运过来了,也是找了缅甸人的车,给了一百块运费。杨顺开想把猪卖掉,只是找不到好买家。他在住处不远的空地上围了个竹栅栏,养了起来。

喂猪用芭蕉叶,大水桑树村就有,但杨顺开舍不得花钱买。所以,隔两天,杨家人还得回家取猪食。

家里还有二十多只鸡,不好带,就没有带过来。想吃了,就回家抓两只。鸡是散养的,在山坡上乱窜。“不好抓,得用弹弓打。”杨顺开比划了个弹弓打石子的手势。

中间,杨顺开也回过一次家,呆了6天。

寨子里有人一直没离开,大多是些老人。果敢武装也在寨子里,杨顺开和他们“一起抽烟,吃饭也搭伙。”

逃过来的缅甸边民们能领到救济。杨顺开记得,大米发过三次,一次是一户人一大袋,另两次是每人三斤。但坐等救济总不是个事。他们给当地村民收甘蔗,一天也能赚个五六十块。

事情就出在甘蔗地里。

那是3月13日下午,30来个人给李玉华家割甘蔗。李是大水桑树村人,给他帮工的人里,除了本村的,也有几个缅甸边民。

杨顺开年纪大,干不了这种重活。但他没事的时候,喜欢在甘蔗地边上转转。4点多的时候,他照例在甘蔗地边上逛,突然听到了轰隆隆的飞机声。

“我抬头望了下,看不到飞机,也没当个事。”突然,一声巨响,他感到腹部一阵灼痛,倒在了地上。

飞机上扔下的一颗炸弹,落在了甘蔗地里。

杨顺开见过打枪的果敢武装士兵,也见过落下的炮弹炸起的烟尘。但他从来没有离爆炸这么近。弹片擦过了他的腹部,留下一道伤口,“没出什么血,估计伤口被烧焦了”,他只觉得很痛。

杨顺开和其他死伤者一起被送往医院。他的伤不重,两天后就能下床活动。相比5名死者,他是幸运的。

“打仗害我遭难,你说恨不恨?”

杨顺开至今住在孟康中医医院里,医疗费都免了。

3月18日下午,儿子要来给他送生活费。他在电话里告诉儿子,“不缺钱,政府给了500块人民币。” 他倒是希望孙子留在身边。但14岁的孙子闲不住,在医院呆了四天后,又回大水桑树村的安置点了。

杨顺开善谈,很快和隔壁病房的一个老头成了朋友。孟定镇经济发达,老头是镇上人,条件不错,对这个衣衫土旧、皮肤黝黑的“逃难人”很感兴趣。

老头问他:“落炸弹,你怕不怕死?”

杨顺开说:“怕……60多岁了,有什么怕。”

老头又问:“你们生活好不好过?”

“山里人,做劳动的,有什么好过不好过。”

“要你去打仗,你去不去?”

“我是做劳动的,打么子仗。”

“你恨不恨打仗?”

“嚯……”杨顺开没再耷拉着眼皮回话,斜躺在病床上的身子坐起来,“你们两个打架,害得我遭难,你说恨不恨?”

病房里一阵哄笑。

邻床的人插话,“你干脆搬到这里来住吧。”

杨顺开又是一声长长的“嚯”,“家里还有二十多亩地,不要了?”

地是种玉米的。往年的这个时候,应该烧熟备地,只等一场播种前的大雨了。

潇湘晨报记者 袁树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0/2017 06:49 , Processed in 0.02979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