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870|回复: 1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12/2015 13: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黑匣子 于 5/12/2015 18:11 编辑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黑匣子主义认为,自东魔毛泽东“圆寂”,“文革”即“战前换马”闹剧偃旗息鼓,毛二魔头邓小平“8964”北京屠城,尤其是苏俄共产魔教帝国破产及以苏共魔党为头子的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阵营即苏东集团解体等事件之后,后毛之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即毛共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为了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为了继续反对人性,反对人类,反对人类普世价值即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便将其所谓“中国特色”当做救命稻草搬了出来死抓住不放,甚至当做万应标签到处乱贴,诸如:什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制”、“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道主义”……总之,实在是不伦不类、不三不四、非驴非马、不知所云、亦不知所终的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也! 而且,现如今毛五魔头毛五世无赖子习近平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际上也包括了复兴其所谓“中国特色”矣!
      那么试问:究竟何谓“中国特色”呢?或者说,中国到底有什么“特色”呢?或者说,“中国特色”究竟又怎么来的呢?
显然,要回答这个问题,那就必须先说说究竟何谓儒教,或者说,儒教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黑匣子主义认为,儒教,亦称“儒术”,或曰“儒学”,或曰“儒教主义”等,大致产生于两千五百多年前华夏社会由奴隶主专制主义向君主专制主义(或曰皇权专制主义)过渡的历史时期;换言之,也就是大致产生于两千五百多年前中原大地由群雄竞起,中原逐鹿”诸侯割据”,向六合同风,九州共贡”国家形成”——用现在的套话即大国崛起”——的历史阶段。而这里所谓的国家”,乃是独裁专制主义国家,即原来意义上的国家,实质上还是由封建宗法主义制度直接演化而来的,君王或曰君主(即独裁专制主义者)则是与家长、族长、酋长、诸侯等独裁专制主义者一脉相承的,只不过形式上大了一点而已。在独裁专制主义者的观念里,并非“天下为公,主权在民”,而是“天下为家,主权在朕”,以至“国”与“家”浑然一体,“君”与“父”混为一谈,搞的是“家天下”,“国”便是他的“家”,“家”也就是他的“国”,所以干脆笼之统之地合起来号称“国家”也。——也就是说,古汉语中“国家”这个概念,这个名词,或许就是这么来的吧。并且仅从字面看,古文字“国”,意即用长长的篱笆围起来的一片疆域即江山,“家”则意即屋子里面养着一群“豕”——猪猡什么的。反正,君王乃称“孤”道“寡”,亦即目中无人,惟其“孤家寡人”一个,处九五之位,“朕即国家”,他既是这一国之“君”,又是这一家之“主”,其下全都是他的“子民”(或曰国民、臣民、猪猡什么的),他说的话既是“家规”又是“国法”(或曰“王法”),所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他对“国民”即“子民”实行家制统治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乃至于将你杀了,那是赐死于你,你还非得感激皇恩浩荡”不可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发展、幅员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等,这种独裁专制主义体制悖情悖理又悖法的反人性、反人类的腐朽、落后、反动本质则越来越彰显,单凭封建宗法观念,也越来越难圆其说,越来越难以维系,甚至危机四伏,战乱频仍,那“鸟位”你争我夺,“礼崩乐坏,杀父弑君”,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孔丘那所谓春秋无义战之结论,或许就是由此而来的嘛。
      于是乎,独裁专制主义者才又不得不乞灵于“神权”,千方百计地与“神灵”、与“天”拉关系,把自己说成是什么“天之骄子”、“真龙天子”、“君权神授”、“口含天宪”、“天人合一”,且将“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为核心的“纲常名教”说成为“地维之所赖以立,天柱之所赖以尊”,以至“君,天也;父,天也;夫,天也。”或曰“君,至尊也;父,至尊也;夫至尊也。”所以,“君虽不仁,臣不可以不忠;父虽不慈,子不可以不孝;夫虽不贤,妻不可以不顺。”……这样就让独裁专制者及独裁专制主义制度裹上一件“神权”的外衣,有了神圣的、绝对的地位,神圣不可侵犯,只能绝对顺从,根本不能违抗了;凡有违犯者,即为犯上作乱,皆死罪死罪,罪该万死,以唬子民。与此同时,自然也免不了一些个附膻逐腥趋炎奉势的文人术士三教九流之徒纷纷出而为独裁专制主义者及独裁专制主义制度帮闲帮凶涂脂抹粉献计献策,且各执一论,各成一家,竟至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代就已经出现了所谓“诸子百家”及“百家争鸣”的局面,著名的如儒家、法家、道家、墨家、名家、兵家、阴阳家、纵横家等,而争论的焦点则集中在儒家与法家之间。儒家本着“性善论”而主张“德治”和“仁政”,反对一味以刑杀治国,“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法家则基于“性恶论”而强调“法治”和“苛政”(或曰“暴政”),认为没有“自善之民”,主张仗势用术,以严刑峻法治国。可谓针锋相对,难分难解也。但其实,儒家学派与法家学派并无本质的不同。比如说,他们立论的基础即所依据的人性论无论是“性善论”还是“性恶论”,其实都是伪概念伪命题伪理论,都是先验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并人为地、硬性地、强制地、恶意地将社会人群分成“上智”和“下愚”,“劳心者”和“劳力者”,“治人者”和“治于人者”,或曰“食人者”和“食于人者”两部分,大搞其“惟上智与下愚不移”,亦如现如今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依据其“阶级论”而人为地、硬性地、强制地、恶意地将社会人群分成“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人民内部”和“人民外部”,“党内”和“党外”,大搞其“无产阶级全面专政”和“内外有别”似的,即都具有反人性、反人类、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权、反尊严、反科学……的性质;他们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则都是非常荒唐地要在一个无法无天的独裁专制主义政治体制框架内推行其所谓的“德治”或“法治”,而所维护的又正是无法无天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与独裁专制主义制度,并不是维护人民的个人自由与民主权力,什么“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克己复礼为仁”,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无父无君,非人也”,“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人者食人,治于人者食于人”,等等,总之,说来说去,“那都是为了治民众者,即权势者设想的方法,为民众本身的,一点也没有。”(鲁迅语),亦即根本无一丝一毫民主、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等价值观可言。反正,他们所谓的“法”是“非法法”,他们所谓的“德”是“伪道德”,他们所谓的“治世之道”无非就是以他们的“非法法”及“伪道德”来辅佐上智、劳心、治人且食人的独裁专制主义者更有效地治民、愚民、齐民、牧民、律民,以使下愚者、劳力者乖乖地治于人且食于人。所以,无论儒家学说还是法家学说,都同样很受独裁专制主义者的欢迎,只是有的偏重于法(如秦始皇),有的偏爱于儒(如汉武帝),而大多数则是“外儒内法”,“阳儒阴法”,“儒表法里”,“儒法并用”的。总之是,“外儒内法”,“阳儒阴法”,“儒表法里”,“儒法并用”构成了有中国特色的传统的独裁专制主义的意识形态,贯穿于中国两千多年的“政教礼俗”之中,尤其这种政教礼俗对妇女的歧视(即如强制妇女谨守所谓“三从四德”)以及对妇女权利的残暴侵害则更是与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如出一辙,难分伯仲。所以,自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废封建而立郡县,执敲扑而鞭笞天下,确立了大一统的皇权专制主义体制以来,“两千年之政皆秦政也”(谭嗣同语)。而自诩为“马克思+秦始皇”的毛魔祸东在成为毛始帝之后也说“百代都行秦王政,孔学名高实秕糠(毛:《读〈封建论〉呈郭老》)
      然则,语云:“儒,柔也,术士之称。”儒家的作用不过是替法家不加掩饰的独裁专制主义为之“节文”,为之修饰,使之增加一点“仁义道德”色彩,罩上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而已。或者说,儒教基本内核是“纲常名教”的“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而“纲常名教”的“五常”,即“仁、义、礼、智、信”,亦即所谓“仁义道德”乃其甜蜜外衣。而且,如前所述,法家的“法”,说到底,其实也是“纲常名教”的“三纲”,但它只是不在乎 “仁义道德”这件甜蜜外衣而已。所以,儒家与法家两相比较,儒家似乎更具有欺骗性,也更能起到“蒙汗药”或“迷魂汤”之作用。(注:这里应该顺便指出,自诩为“马克思加秦始皇”的毛魔祸东之所以说“百代都行秦王政,孔学名高实秕糠”,乃是因为他将“纲常名教”之基本内核“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成功地改为了毛共魔党的“党的纪律”或曰“民主集中制”之“三从”即所谓“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之后,又将“仁义道德”改为“阶级斗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无法无天、指鹿为马、倚强凌弱、以众暴寡的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的流氓政治术或曰政治强奸术,故而根本不需要甚至非常讨厌那件甜蜜外衣的了:说是“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只因他的“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还说是“我就喜欢流氓。我们开始打仗,靠那些流氓分子,他们不怕死。有一个时期军队要清洗流氓分子,我就不赞成”,只因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还说是不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只因他“现在的任务是用战争及其他政治手段打倒敌人,现在的社会基础是商品经济,这两者都是‘己所不欲,而施于人’”;还说是不可以对被其血腥剥夺的n亿农民即农奴施以“小仁政”,只因反对美帝是他的“大仁政”;还说是“我从来是把政治斗争艺术化了的,如果什么事情都让人摸透了,你就会输的”,只因他是“我们这个党”里面的“藏龙卧虎”,搞的则是“屁的政治”,所以他干脆把孔学的“仁义道德”几个字改换成为马教的“阶级斗争”几个字; 如此等等。)
       却原来,儒家学派创始人孔丘那“三纲五常”的伦理说教即儒教主义大都还是援引传统上约定俗成的伦理常识,而他为了为其所用,只是加以总结概括提升了一下,使之理论化、系统化、功利化且政治化了,变成了“纲常名教”,终至于变成了吹鼓手孔老二晋升士大夫成为司寇的“敲门砖”。此乃盖因其“祖述尧舜,宪章(效法)文武”,崇“礼乐”,尚“仁义”,重“亲亲尊尊之恩”,行“忠恕”、“中庸”之道,奉“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以及“君要臣死,不得不死;父要子亡,不得不亡”与“君臣有义,父子有亲,夫妇有别”即所谓“亲亲、尊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序等,颇具蛊惑力或曰感召力,更容易被社会大众所认同,所接受,因此也更受独裁专制主义者尤其是业已坐上了江山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欢迎。故而有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说法,故而有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做法(注:其实,数十年凄凄惶惶布衣韦带周游列国四处碰壁在落魄中返回故国聚徒讲学创立儒学的孔老二为鲁国大司寇摄行相事听朝七天而诛杀了在聚徒讲学方面与之齐名甚至略高一筹的闻士少正卯,便是他的“投名状”,也便开启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言治罪扼杀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及学术自由之先河;换言之,也正是孔老二本人才配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言治罪扼杀思想自由思想自由及学术自由的始作俑者矣),故而儒学变成了“儒术”即“权谋术”,儒术终于成了“儒教”,而儒教又成了“经典”,孔老二孔丘成了“孔夫子”,孔夫子则成了“万世师表”,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的乏走狗竟然成了“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故而以儒教为核心和基础的专制主义文化成了历代独裁专制主义统治者最重要的文化工具,统治中国达两千多年之久,影响深远,流毒极广,危害也更大;乃至于蒙人、满人武力入主中原之后也都不得不臣服于孔丘孔老二门下;乃至于在这个自夸“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的世界第一大国中,独裁专制主义真正是“垂而不死,腐而不朽”,而且还能借尸还魂,变本加厉;乃至于鲁迅先生不得不假“狂人”之口说:“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乃至于“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乃至于时至今日,没毛之毛共匪帮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集团为了苟延残喘和垂死挣扎,为了继续反对人性,反对人类,反对人类普世价值即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也才不得不还要大兴“尊孔读经热”,还在“感悟《论语》”, 上演《孔子》戏等,甚至还在海内外大办特办其“孔子学院”,妄图让这种以儒教为核心和基础的传统的独裁专制主义国际化且永恒化。总之,若硬是要说中国有什么“中国特色”的话,那么,它就是这种以儒教为核心和基础的传统的独裁专制主义,它就是这种吃人的专制主义文化。
     古往今来,独裁专制主义恶魔为了吃人,其拿手好戏和惯用伎俩便是诛心之术。因为人乃高级动物,不比一般动物那么方便吃,如吃家畜家禽似的。人与动物虽然具有相同的本质属性,即私性或曰私力,但人的私力发展水平最高,发展方向也最突出、最特殊。所以,独裁专制主义者为了便于吃人,非多花些心计,多费些周折,多用些暴力不可的,不过大的经络还是差不多的。那就是,先利用、压制、扭曲及奴役其天下人的私力或曰私性,再将他们控制起来或圈养起来,然后,生杀予夺,悉听尊便。但也正是人最突出的一个不同点就是私力更强,尤其是大脑特别发达,不仅能思维、有思想,而且能表达、有语言,所以能反抗、有行动,此乃一切独裁专制主义者最感头疼的地方,甚或还是独裁专制主义者不可逾越的障碍。故此,可以反过来说,人的私力则是独裁专制主义者的心头之患与真正克星。那么,对于独裁专制主义者而言,凡坚守私心的人都是可恶的人,也就是有罪的人,这样的人是不那么容易为独裁专制主义者所治、所杀、所吃,甚或反过来还会自觉地与独裁专制主义者争私利、争人权、争自由、争民主、争平等,高呼着不自由,毋宁死”、“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等口号与独裁专制主义者拼命,直至将独裁专制制度推翻,把独裁专制主义彻底埋葬。
       也正是有鉴于此,历朝历代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为了维持其独裁专制主义政权,在大事进行武力镇压、血腥屠杀、豪夺巧取的同时,无不绞尽脑汁、苦心孤诣地在欺骗、蒙蔽、愚弄、麻痹、压抑、扭曲、蹂躏、摧残、戕害与诛戮民众的私心上大作其文章,大搞其诛心之术;而某些依附于独裁专制主义者而且道学气十足的“御用文人”、“道德家”、“思想家”或“精神领袖”等附膻逐腥趋炎奉势的文人术士三教九流之徒——亦如现如今的余秋雨、于 丹、陈 明、将 庆、康晓光、方克立以及余樟法之类的乡愿与犬儒——则纷纷出而为其帮闲帮凶涂脂抹粉献计献策,亦步亦趋地予以帮忙或帮凶,不遗余力地广为批发与推销他们精心设计、特别制造的“蒙汗药”与“迷魂汤”即诛心之论,以麻痹、蹂躏、摧残、戕害与诛戮人心,诸如:什么“性善论”、“性恶论”,什么“原罪说”,什么“劣根性”,什么“克己复礼”,什么“存天理,灭人欲”,什么“安贫乐道,清心寡欲”,等等,流毒所及,草木凋谢零落,臣民丧魂失魄。
       甚而至于连那有“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之称,又有“民族魂”之喻,且对以儒教为核心和基础的中国传统专制主义文化一向多有非议或大加鞑伐,并公然宣称“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的鲁迅先生竟也未能全然幸免于毒,居然在撰写《一件小事》时将他自己的那颗原本不丑不美、不恶不善、不坏不好、不大不小而恰如其分之私心,描述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而后又被毛氏共产独裁专制主义者们广为传布,收入中学语文课本,影响很坏。那么,被独裁专制主义者的诛心之论毒得迷迷瞪瞪、浑浑噩噩的普罗大众,则就更可想而知了:他们的那颗私心多半不会掩饰,也无处藏匿,只能一任独裁专制主义者欺骗、蒙蔽、愚弄、麻痹、压抑、扭曲、蹂躏、摧残、戕害与诛戮,而成为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灰心”、“冷心”、“死心”、“歪心”、“邪心”甚或“魔心”,没有了自己的灵魂,因而也就不是乖乖地做那“治于人者”且“食于人者”,便是巧妙地做那“治人者”且“食人者”的帮闲与帮凶,别无选择。亦如现如今大陆中国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下的所谓“入党热潮”及“考公务员热潮”,不也就是这么来的嘛。
      并且也正是这种延绵了二千多年的、根深蒂固的、以儒教为核心和基础的、反人性的、吃人的专制主义制度与专制主义文化,将中华民族的灵魂给摄去了勾走了吃掉了,从而造成了中华民族的整体无意识、无思想、无精神、无灵魂、无自我生存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最基本的普适的价值观念与价值需求。
     而毛魔则就更邪门了,竟然还要在这种以儒教为核心和基础的传统专制主义基础上火上加油地搞共产专制主义,将反私性、反人性、反人类的共产魔教引进来,干脆彻底消灭私有制,彻底消灭私有观念即人的私心或曰灵魂,依据其“阶级论”强迫人们灭资兴无”,“斗私批修”,“灵魂深处闹革命”,“狠斗‘私’字一闪念”,“大公无私”,全都成为其所谓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人”,亦即成为无“心”之人,成为无灵魂的人,成为万念俱寂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妖魔或神仙。
     乃至于到了二十世纪终于由天字第一号大奴才、大奸佞、大太监、大影帝周恩来领衔主演硬是将天字第一号混世魔王、政治赌徒、战争罪犯、窃国大盗、卖国奸雄、独夫民贼毛魔“吹”成了——“捧”成了——“演”成了大救星”、“红太阳”、“东方不败”、“历史伟人”、“伟大统帅”、“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伟大舵手”……总之,“推”上了那以一亿六千万死难者的尸骨堆积而成的至高无上的“神坛”,至今也无法下来了。
       而这就是中国的最基本的国情,这也就是二十世纪至二十一世纪以魔教为中心且吃人吃得更凶残更彻底的共产专制主义能在中国大陆横行霸道近一个世纪的根本原因;并且,这还是毛魔凭借共产魔教主义在这赤县神州酿造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天翻地覆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到头来却连冤之“头”债之“主”都找不着的根本原因。
       并且,这也恰如其分地证明了黑格尔1822年所言:“中华帝国是一个神权政治专制国家。家长制政体是其基础;为首的是父亲,他也控制着个人的思想。这个暴君通过许多等级领导着一个组织成系统的政府。……个人在精神上没有个性。中国的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
       亦如谭嗣同仁学》所言:“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二千年来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惟大盗利用乡愿,惟乡愿工媚大盗。”尽管皇权同时受到道德劝诫,但对皇权的法律约束机制极不健全。皇权极大,即“命为制,令为诏”,以至于“君为臣之纲,父为子之纲,夫为妇之纲”的三纲观念高度礼教化。
       亦如鲁迅所说:“中国人是很容易变成奴隶的,而且变成了奴隶还万分喜欢。”
       亦如林语堂先生所说:“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等等,等等。
总而言之一句话,黑匣子主义认为,儒教,亦称“儒术”,或曰“儒学”,或曰“儒教主义”等,堪称人类文明史上最早发育的、最完满的、最彻底的且也最甜蜜的独裁专制主义;所以,如若你自己就是一个专制主义者(或曰奴隶主义者)或会为此而感到自豪乃至沾沾自衒赞口不绝,如若你自己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则会因此而感到耻辱乃至疾首蹙额愤懑不已。那么,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了。
        那么,很显然,现如今若要将这种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天翻地覆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从根本上翻过来且正过来,若要实现社会、政治、经济、思想、文化、观念、道德……乃至灵魂等等全方位的、彻底的、天翻地覆的革命及解放,则应该而且必须旗帜鲜明地坚定地全面地开展一场“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之革命斗争和解放运动;而这么一场革命斗争和解放运动,则必然且必须也包括了讨孔伐儒在内,也就是说,必然且必须同时甚至首先重新开展一场“新文化运动”或曰“新启蒙运动”才是,而决不能让亿万民众继续将希望寄托于这种有中国特色的以儒教为核心和基础的传统的独裁专制主义者发“善心”施“仁政”成为所谓“圣君”或“明君”上,也决不能让这种有中国特色的以儒教为核心和基础的传统的独裁专制主义国际化、永恒化。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拯救全人类!

发表于 4/12/2015 19: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7/2017 21:46 , Processed in 0.03195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